首頁 >> 藝術資訊 >>藝術市場 >> 策展在中國:建立策展學 正逢其時
详细内容

策展在中國:建立策展學 正逢其時

时间:2018-12-26     作者:www.smmire.tw【转载】   来自:雅昌藝術網   阅读

策展在中國,經歷了近30年的實踐與探索。策展人,無疑成為一個藝術行業中獨立而顯著的群體,推動著中國與世界藝術的交流與融合。如今,這個群體是時候聚合在一起,探討關于“中國策展學體系”的建構。

基于中國美協策展藝委會的三年年會經驗,2018年12月15日,首屆“策展在中國”論壇暨2018中國美協策展委員會年會在江西景德鎮陶溪川美術館舉辦,把全國不同角色的策展人聚合在一起,討論策展在當下的狀況和未來,這在國內應該是首次。論壇上,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呼吁“建立中國策展學”。

論壇現場

30年 策展人在中國

“策展人”進入中國的故事,很多人并不陌生。主要有兩個故事:

首先是上世紀80年代初,陸蓉之女士因為一場國際展覽而思考了兩個晚上,第一次把curator翻譯成策展人。

接著是90年代中國本土策展人的形成,1995年,留學意大利的黃篤回國后,名片上赫然印著“策展人”三字,那是楊衛第一次看到這個詞。他當時很納悶:這也是一種職業?

首屆“策展在中國”論壇暨中國美協策展藝委會嘉賓在景德鎮陶溪川美術館合影

從那之后至今的20多年里,成為中國策展人崛起的時代。從高名潞、栗憲庭、范迪安、賈方舟等第一代前輩策展人,到黃篤、楊衛、高士明、趙力等中堅力量,再到王春辰、吳洪亮、盛葳、何桂彥等青年一代,再到近兩年代表著最新一代的藝術90后一代策展新銳。他們不斷成為當代藝術行業里的重要角色和推動者。

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中國美協策展委員會主任、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發表主旨演講

親歷過當代藝術發展的30年,范迪安院長同樣也對中國策展界的故事歷歷在目。最近,他找到了一本40年前的圖錄,是“1978年法國農村風景畫展覽” 在北京和上海展出的圖錄:“看著那個圖目,就是一個不到A4紙大小的小本,半是色彩,半是黑白,色彩模模糊糊,文字只有中文,沒有法文,翻譯也是夾生的,就那么區區十多頁的展覽,那可是第一個在改革開放的歷史年代走進中國的海外展覽。”

而中國大陸真正出現展覽策劃活動,是80年代后期,以高名潞、栗憲庭為主的早期展覽策劃。再到90年代楊衛看到黃篤名片的故事,范迪安感慨:“如今,他們二位早已在‘策展人’這個身份上,身經百戰。”

2000年,上海雙年展首開大型展覽的策展人制度,多年參與其中的李旭、張晴做出了雙年展的開拓;王璜生組織策劃廣州三年展、廣州國際攝影雙年展,逐漸有了后來的成都雙年展、銀川雙年展、央美雙年展、新媒體三年展等諸多雙年展、三年展。“如果沒有這些雙年展、三年展,中國的藝壇會多么的寂寞。”范迪安感慨。

策展人皮道堅先生在論壇現場

皮道堅先生從90年代一路走來,對中國水墨現代化轉型貢獻的思想力量;在曾經寒冷的冬天,范迪安與黃篤一起去威尼斯去尋訪場地,拓開威尼斯雙年展中國館建立的步伐,才有了中國藝術邁向國際的堅實步伐;方振寧帶著中國當代建筑展覽,走向全世界;侯瀚如“流動的城市”為我們提供了全球視野……

策展人緊緊跟隨著藝術的發生,緊密的投身藝術現場,從無到有,中國的策展事業,老朋友們開拓出來的策展之路,范迪安都歷歷在目:“再看看今天,我們的形勢發生了巨大變化,中國與國際藝術交流變得如此頻繁,如此便捷,不能不說,策展人在其中作出的歷史性的貢獻。”

與此同時,西方的藝術策劃在這30年里也在發生著觀念的變遷。我們常常提及,從馬爾丹策劃“大地魔術師”到奧克為策劃“卡塞爾文獻展”,標志著西方策展學文化觀念的變遷,從中心主義走向多元主義,從多元主義發展為全球主義。而在這個過程中,中國是不是有一條自身的道路?這是范迪安提出的問題。

首屆“策展在中國”論壇組織者、中國美協策展藝委會秘書長、北京畫院副院長吳洪亮主持論壇

建立中國策展學 正逢其時

進入21世紀以來,中國的文化生態結構發生了巨大變化,美術館的興起成為公共文化發展的重要標志,從公立美術館到民營美術館都持續著建設的熱潮。策展在中國經歷了30年的歷程,策展的意識、觀念、方法論,以及大量的策展實踐印證了“策展在中國”已經趨于成熟。

基于這樣的背景,首屆“策展在中國”論壇的舉辦,顯得意義尤為重大,其所面臨是一次對中國當代藝術和策展簡史的一次梳理,而“中國策展學”也就應運而生。

首屆“策展在中國”論壇分論壇現場(攝影:吳二)

策展在中國的步伐,在時間軸上并不比西方,但是由于中國文化自身的藝術生態結構,使得在短短30年里形成了一個新的有機體:“在藏品研究策劃和當代藝術策劃兩個方面,美術館逐步形成了策展制度,激活藏品的同時關照美術創作的最新成果。此外,各種藝術空間、藝術區、藝術市場也都需要策展人,這使得策展人的隊伍越來越大。”范迪安說。

而中國策展的特殊性就在于,策展人的實踐可以活躍地穿行于這個有機體,策展人既可以策劃美術館的展覽,也可以策劃獨特雙年展、三年展;既可以在都市策展,也可在遠離大都市的地方策展。而這本身就是一個重要的中國現象。

把握好中國策展的文化邏輯,歸納出中國策展的實踐方式,這是“策展學”需要研究的問題。“中國策展事業的發展,要靠中國策展人的文化自覺和實踐方式來推動。中國策展界也有責任向國際藝術界的展覽領域提供更多的中國經驗。”在這樣的背景之下,正是到了一個可以系統梳理策展學術體系之時,在以往的經驗和著述上,建立中國策展學,正逢其時。

策展人、批評家皮道堅先生(攝影:吳二)

策展人、批評家皮道堅回應了這個話題:“從90年代以來,策展在中國對當代藝術起到了極大的促進作用,策展人群體也積累了很多關于策展的經驗。20年來,我們一直強調當代藝術應該立足于中國的文化土壤,延續傳統文脈。此時,建立中國策展學,正當其時。”

全國美術館專業委員會副主任、中山大學教授羅一平發言

全國美術館專業委員會副主任、中山大學教授羅一平認為,“建立中國策展學”的提議極富學術建構。他認為,一個優秀的中國策展人應該能夠推動國家和區域文化的發展,具有理論的學術高度和史學功底,具有策展意識,擅長于藝術批評,對國內外的藝術現狀和走向非常了解,對國內外的政治動向由敏銳的感受力,對藝術和社會生態進行全方位的掃描參與,把展覽作為社會與時代思想的表述機制,同時要有出色的管理和溝通能力。羅一平提出,在當今世界范圍內,策展已經成為一個顯學。中國要建立一個策展學科,一定是在整合所有人類文明智慧與現狀的學科,一定要能夠超越單純的對藝術的表述,而成為一個社會的課題,時代的話題,理論的話語,研究的表現,成為我們當下最為綜合的一個重要的學術前沿學科。

如今的藝術生態邏輯使策展人走上前臺,策展人的工作也開始進入藝術史,在引導藝術發展方向,策展的話題在如今具有當下行和未來性。組織此次論壇的中國美協策展藝委會秘書長、北京畫院副院長吳洪亮認為,“策展在中國,開始從實踐邏輯進入學術邏輯,而‘策展學’的建立,或許是一個新的思考方式。”吳洪亮說。

首屆“策展在中國”論壇選擇了江西景德鎮——一個具有深厚陶瓷歷史與文化本土性的城市,一個地域性極強的城市,同時又逐漸試圖呈現出與國際藝術嫁接及交流的開放之勢,正是這種“矛盾”中間的現狀,使得它或可成為“策展在中國”的一個獨特樣本。

分論壇現場(攝影:吳二)

“策展在中國”的那些獨特樣本

本次“策展在中國論壇”將議題設置為兩大主題: “策展與城市文化更新”與 “策展與國際藝術交流”,來自策展界不同角色的策展人的觀點呈現,正是構成“策展在中國”的真正生態:

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館長田霏宇講述的是一個民營藝術機構的策展過程。

田霏宇對于“策展在中國”的主題感觸是特別的,他不是中國公民,但他作為展人的整體生涯都是在中國發生。這源于他大學畢業不久就進入廣東美術館,參與到籌備首屆廣州三年展的工作中,慢慢熟悉策展這個領域,后來進入UCCA,這個過程經歷了十五年的時間。

“UCCA的主要矛盾是什么?”這是田霏宇不斷在思考的問題,在他看來,2007年的機構建立,創始人“秀財富”的欲望和北京藝術體圈對一個新型獨立美術館的渴望,這購成了其第一個階段的主要矛盾。

節點在2011年,作為創始人的尤倫斯夫婦決定把拍賣他們的收藏,而這個時候田霏宇入職,這是一個在當時并不被看好的決定。這一階段,尤倫斯希望以國際的視野呈現中國當代藝術,并以應對中國的現實呈現國際當代藝術,從邱志杰、嚴培明的個展開始,作了一系列個案研究。

第二個節點是2016年,創始人決定賣掉UCCA。此時,田霏宇和他的團隊在思考的是一個機構的核心使命。“我們認為藝術可以改善與豐富生活,而且是所有人的生活。二是我們相信中國與國際的文化對話,可以是一個貢獻者,也可以是一個受益者。”這是他們認為的UCCA的核心使命。這讓UCCA的進入三個階段,更新了新的機構視覺體系,注冊了新的非營利性機構性質,也即將呈現UCCA煥容后的新面貌。“如何用巧妙結合的方法,把中國的聲音放大給世界,讓世界的聲音傳遞到中國。”這是UCCA新一階段的使命。

廣東美術館館長王紹強則從一個公立美術館的成長角度,講述自己從教育家、獨立出版人向美術館館長、策展人的身份轉變,重點介紹即將開幕的第六屆廣州三年展。

上任到廣東美術館館長之前,王紹強一直在廣州美術學院從事教學工作,他有一個編輯室,上課之余就從事編輯工作,迄今為止,他已經編輯過超過400本出版物,在世界各地發行。

2016年調任廣東美術館,到了廣東美術館。根據此前的教學與編輯工作,王紹強感悟到策展人、理論家跟藝術家之間構成很好的生態。于是他到任美術館就組織策展人論壇,邀請18位策展人作為廣東美術館的策展人。“其命維新——廣東美術百年大展”展覽的策劃與組織,是王紹強到任后面臨的巨大挑戰,梳理梳理近現代以來廣東美術整個脈絡。并在中國美術館巡展。“我用我的方法把中國美術館所有的尺寸跟比例全部測量出來,把所有的作品按照板塊做了方案。”在一個地域性的公立美術館,廣東美術館如何對整個學術體系重新梳理,王紹強思考用三年的時間把廣東美術館學術體系讀透,再有所創新。

王紹強和他的策展團隊,如今正在緊張籌備的,是第六屆廣州三年展。“我們準備了三四場學術研討會,邀請我們請了國際頂尖的策展人,我們從邊界的角度探討科技藝術給人類帶來問題,對當代的社會進行反思。”王紹強介紹,本屆三年展主題確立為“誠如所思:加速的未來”(As We May Think, Feedforward)。總策劃及文獻展策展人由廣東美術館館長王紹強擔任,主題展策展人將由安琪莉可·斯班尼克 (Angelique Spaninks,荷蘭)、張尕(美國/中國)、菲利普·齊格勒(Philipp Ziegler,德國)共同擔任。

王紹強還談及,此次展覽之際,廣東美術館把前五屆的圖像資料全部進行梳理,策劃成文獻展。“我們希望通過展覽的塑造,思考區域當代藝術的思考,聯合珠三角11個美術館一起做平行展,通過大型的學術品牌來帶動區域美術的思考、發展以及區域之間的聯動。”

中國美協策展委員會副主任、中央美術學院教授王璜生提出的觀點是“新美術館學視野中的策展”。

王璜生提出如何在重新看待博物館職權的角度下,包括社區、生態、教育、公眾文化、藝術主體、美術館制度等問題的展開之下,看待策展。

他從四個方面進行展開,分別是策展如何在方式上對已有的權力和話語權進行自我質疑和批判;對策展的物理空間,乃至虛擬、未來等多元文化心理感受空間的探討;策展與作為觀眾的“人”和作為“人”的藝術家共同成長,如何培養觀眾和以人的眼光與關懷研究藝術家、還原藝術歷史;策展人應該是具有多元文化視野和獨立品格的人。

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副館長王春辰

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副館長王春辰則以“策展改變藝術世界”談起,他認為策展的時代就在我們身邊,策展已經在影響我們對世界的觀看。

策展已經不是一個簡單的工作方法,而是一種思維方式,在近年國際策展領域的發展當中,都提出了策展哲學。他從策展的意識已經滲透到每一個展覽之中;策展在西方高等教育中的現狀;策展已經改變藝術家的創作方式;國外策展著作的翻譯引進和教材編寫等方面進行了闡述。

中華世紀壇藝術館執行館長冀鵬程(攝影:吳二)

中華世紀壇藝術館執行館長冀鵬程則從藝術為教育服務,為城市民生服務的角度談策展方式。

冀館長首先梳理了自2000年以來的策展與城市創新之間的幾個階段。第一是從2000年開啟的一大波民營美術館建設的風波,今日美術館是那個時代留下來的獨特的獨苗。第二個階段是策展與旅游,前幾年全國各地上上下下都興起的旅游小鎮,藝術與旅游的結合想帶動城市旅游。經過這兩個階段的發展,當代藝術和城市文化融合的新趨勢也出現兩種新趨勢,那就是策展為藝術教育,策展為城市、民生。

中華世紀壇組織的北京國際設計周經過十年的發展,已經成功的從北京帶到了珠海、青島、蘇州、天津,明年還要去重慶。冀鵬程談到,北京國際設計周在全國文化中心起到示范作用的時候,策展語境、背景和標的也在發生著微妙的變化。“如果說以前我們的策展是為藝術本體也好,或者文化事業也好,或者是為文化產業服務。我們現在的策展背景都在發生微妙的變化,可能是為社會,可能是為城市,可能是為民生。”

中央美術學院藝術管理與教育學院院長余丁(攝影:吳二)

中央美術學院藝術管理與教育學院院長余丁談及的是關于中國文化對外傳播中的策展,也就是中國策展如何走出去。

近些年來,我們的海外策展項目與文化交流逐漸增多,但是余丁在發言伊始就坦言,這幾種主流模式的藝術策展,面臨的最大問題皆是無法進入西方主流的美術館系統。

余丁認為,中國的文化體制與海外的體制存在著巨大的差異,如果要進入國外的博物館體系,需要提前四到五年籌備策展方案,而這與國內的機制差別較大,同樣還有學術對應的問題。

根據自己在海外的策展經驗,余丁總結了三個方面,首先是如何將我們的傳統藝術做好當代轉換,講好中國故事,這是對外策展項目的基本功。第二是展覽需要思考的是如何融入展出地的主流社會中,“我們要跟西方進行對話,不是我們自己的人在那里展現,而是我們搭建一個對話的平臺,融入它的主流話語體系。”第三,海外策展很重要的工作是在全球搭建一個中國舞臺,舞臺是我搭的,但不一定全是我的人來表演,應該讓世界藝術在中國舞臺上展現。

策展人方振寧

策展人黃篤

關于中國藝術的傳播,方振寧與黃篤通過策展案例來探討策展界的新興話題,那就是策展如何面對我們遇到的新型國家,這也帶動了當下社會中有意思的話題。

中間美術館館長盧迎華(攝影:吳二)

回應“策展在中國”的論壇主題,中間美術館館長盧迎華從2017年來在美術館開展的系列工作經驗,探討策展如何面對中國的現場。

盧迎華堅持認為,美術館的策展應該面向中國問題和現場,但是在實際工作中,我們往往傾向把西方作為價值標準,而實際上,西歐和北美的藝術經驗只是廣大世界中非常局部的經驗。“對于中國現當代的藝術研究,遠遠不必僅僅把西方的理論和創作作為主要的參照,更不需要把它看成是具有普遍意義的知識系統。”

她認為,避免把西方的創作、工作實踐或理論作為工作的參照系,尋求進入中國內部,以自身的歷史和自身的現場為參照系。從本土歷史敘事進入對當代藝術源頭探索,從此時此地進入建構當代藝術的中國方式和中國方法。

中央美術學院美術學研究所劉禮賓(攝影:吳二)

中央美術學院美術學研究所劉禮賓從策展和批評兩個角度展開論述。

談及我們對傳統的態度問題,比如2017年的威尼斯雙年展中國館和新西蘭館是很相似的,都借用了傳統的文化元素。

但不同的是,新西蘭的觀眾對其國家館是承認的,但是我們的中國館卻引發了巨大的爭議。而這個爭議的背后存在的問題就是我們的當代藝術界是對傳統不能接受的。由此,劉禮賓提出了我們的藝術和策展利用傳統、轉化傳統等問題,從傳統的轉化進入當代藝術圖像與語言的闡發,尤其是抽象藝術是否成立,是否能與西方形成有效對話的可能性。

“北京當代”藝術總監策展人鮑棟

“北京當代”藝術總監策展人鮑棟提出了一種以時間為維度的策展理念。

鮑棟首先是從全球化的三個時間進程,提示我們以時間為單位進行重新的劃分,他重新分割了時間切劃方式,通過對1989年以來全球化各種景觀的介紹,提出一種新的以時間為維度的策展理念,把認為全球化的時間是一種沒有地理的時間,是反固定時間的時間,是一種時機。

通過這種方式,鮑棟為我們帶來了一種策展的新景觀,例如,他以“對流”展覽為案例,介紹了在策展策劃過程中我們如何重新理解時間這個維度,如何重新標定時間這個維度,在這種新的維度和坐標的引導下,如果看待國際、世界。這是鮑棟所思考的。

越后妻有大地藝術節中國推廣人孫倩講述的是關于鄉村的大地藝術節的策展方式。

在過去三年里,孫倩不是在日本的越后妻有的鄉村,就是在中國的鄉村里穿梭。誕生于上世紀90年代的越后妻有大地藝術節,日本彼時已經出現了鄉村老齡化問題,這與中國面臨的問題是一樣的。所以,在今天中國鄉村振興大背景下,學習和探討大地藝術節的模式,是有現實意義的。

已經舉辦了七屆的越后妻有,它是以一個760平方公里的廣泛鄉村區域作為舞臺來策展。孫倩介紹,以2018年藝術節的主視覺為例,海報中沒有出現藝術品,而是用當地非常具有特色的農產品,由此可見,藝術節關注的是如何帶動當地振興。每三年舉辦一次的藝術節,每屆約有350到400件作品分散在一百多個村子里。例如草間彌生在梯田上創作了大型戶外公共雕塑《花開妻有》,“當你看到這樣一個世界級的藝術家創作的作品,它的旁邊就是當地的農民在工作,那樣的場面很令人感動。”

據2018年藝術節給出的數據,藝術節期間觀光人數55萬左右,海外游客占據20%,帶動大量商業品牌關注曾經偏僻的農村,無印良品、新野等知名品牌開始參與藝術節。“以藝術為坐標,引領人們走入自然,用藝術的方式,發現地方的價值,表現地方的文化,增強地方的自豪感。”數年的調研,讓孫倩認識到,她希望在中國做出自己的藝術節,在中國嘗試用藝術帶動鄉村振興的模式。

- END -

來源:今日頭條

作者雅昌藝術網

編輯:靳戈

聲明:本公眾號注明“原創”的圖文,歡迎轉載,但轉載時請一定注明來源:中國研究生藝術網www.smmire.tw,否則必究責任。另本公眾號發布的其他圖文如不小心侵犯了您的權益或有不適,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處理。





 中國研究生藝術

全國藝術類研究生與導師專業服務平臺

官網:www.smmire.tw

聯系我們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371-60203365(工作日9:00-18:00)

關注公眾號,在聊天框輸入:投稿、合作、考研、考博關鍵詞,即可查閱更多內容。

微信公眾號:zgyjsysw(服務號)

微信公眾號:zgyjsys(訂閱號)

如需更多幫助,請添加好友客服QQ或微信:774287112



>>>>>>>>>>>>>>>>>>>>>>>>>>>>>>>>>>>>>>>

↓↓↓↓點擊下方的“閱讀原文”或“廣告”

查看更多精彩內容!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371-56771633
- 客服
微信掃一掃
浙江20选5历史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