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海鉤沉
  • 他放著好好的官不做跑去茅山修道,卻把一手書法寫得出神入化

    笪重光(1623-1692),字在辛,江蘇省句容人。順治九年(1652)進士,官御史,巡按江西,以劾明珠去官。罷官歸鄉,隱居茅山之麓,學導引,讀丹書,潛心于道教。卒年七十。笪重光工書善畫,精古文辭。行書學蘇軾,兼取趙孟頫,行筆工穩圓潤,字姿豐厚端麗,筆健姿媚,已帶清初館閣體書風端倪。笪重光書風自成一家,書史亦將他與姜宸英、何焯、汪士鋐并稱“康熙四家”。 有《書筏》、《畫筌》傳世。清代笪重光小楷《嘉州集》,笪重光的小楷書傳世極少,所以此冊尤顯珍貴。笪重光生活的時代,正是董書最盛之期,由于他在書法上并不隨順時流而能逸

  • 人生若覺無作為,請君讀讀黃公望

    黃公望(1269-1354年),本名陸堅,字子久,號一峰,江浙行省常熟縣人,元代畫家。世上只有一種成功,就是用你喜歡的方式度過一生。不泯然于眾,只遵從內心真實的感受,欣然向前。明末年間,有一副畫傳到了著名的收藏家吳洪裕手上,他把這副畫看得比命還重。去世前,跟家里人說了句:這幅畫我得帶走,你們把它燒了吧。家人看著吳洪裕死前最后一口氣都咽不下去,只好當他的面開始燒這幅叫《富春山居圖》的畫,侄子吳靜庵趕到,一把將畫從火盆里奪出。畫燒成兩截,前半截為《剩山圖》,后半截為《無用師卷》。畫這副畫的人是一個元朝人,叫黃

  • 現代書畫鑒定大家徐邦達及其作品欣賞

    徐邦達(1911.7.7-2012.2.23)早年從事美術創作,1947年曾在上海中國畫苑舉辦個人畫展。1950年調北京國家文物局,主要從事古書畫的鑒定工作。 1953年以各地征集和收購到的3500幅珍貴書畫作品為基礎,重建故宮博物院書畫館。1978年起,奉派到各地收藏書畫,歷時8年。期間又曾去澳大利亞、美國、加拿大等國鑒定書畫藏品和參加學術研討會。徐邦達出身于書畫收藏之家,受環境的熏陶,自幼喜愛詩詞書畫。他從蘇州畫家李醉石學畫山水,同時又從趙叔儒學古書畫鑒別,后又入書、畫、鑒三者皆長的吳湖徐邦達先生為中國嘉德首場拍賣敲下第一槌徐邦達

  • 一生僅創作500余幅作品,卻創造了中國花鳥畫奇跡——陳之佛

    20世紀的中國畫壇,有兩座工筆花鳥畫“高峰”,分別矗立于大江南北,一位是于非闇,另一位是陳之佛。今天為大家介紹的是陳之佛先生,他一生淡薄名利,人品和畫品堪稱楷模,他生前對美術教育的奉獻、身后對藝壇遺留的風范,都讓我們后人景仰。陳之佛(1896-1962年)浙江余姚人。又名陳紹本、陳杰,號雪翁。工筆花鳥畫家,現代美術教育家、工藝美術家。1916年畢業于杭州甲種工業學校機織科,留校教圖案課。1918年留學日本,1923年回國后從事工藝美術教育。建國后,歷任南京大學藝術系教授、南京師范學院藝術系主任、南京藝術學院副院長,開設

  • 畫家陶冷月的民國寫真

    陶冷月(1895-1985)是二十世紀早期中國畫融匯中西的探索者之一,他因開創蘊含傳統意韻,以月光山水為代表的“新中國畫”而享譽畫壇。生前有畫集五冊問世。他的作品被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日本東京博物館、上海博物館、蘇州博物館、廣東美術館、上海龍美術館、日本觀峰館博物館、和泉市美術館等機構及海內外收藏家所收藏。畫家陶冷月的民國寫真陶為衍父親陶冷月(1895-1985)是二十世紀早期中國畫融匯中西的探索者之一,他因開創蘊含傳統意韻,以月光山水為代表的“新中國畫”而享譽畫壇。1918年起歷任長沙雅禮大學美術教授、國立暨南大

  • 工筆重彩人物畫大師劉凌滄

    劉凌滄先生(1908~1989)是一位精于傳統的人物畫家,也是一名學兼中西的繪畫史論學者,更是一位循循善誘的藝壇師表。在近七十年的藝術生涯和先后四十余年的課堂教學中,他總是致力于民族民間繪畫傳統的鉤玄抉微,以自己對中國畫優秀遺產的真知與實詣,支持并補充著中國畫教學改革者的努力,不但創作了一批精工而又妍雅的人物歷史畫,而且與任教同道攜手培養出一代又一代的國畫新星。然而,劉先生自甘淡泊,晚年聲譽曰高,猶不肯為浮名虛譽而慘淡經營。以致他的學生以及學生的學生,早已興辦了一個又一個個人畫展,出版了一本又一本個人畫集

  • 繪畫狂熱癥病人門釆爾

    大家都知道小編最近在收集讀者需求在大師一欄中,平均每四個童鞋中會有三個提到門釆爾確實,這個在素描速寫領域有著重大成就的德國大藝術家太值得我們學習了門釆爾1815年出生于德國他洛克勞,1905年死于柏林,他這一生共創作七千張素描,十八冊速寫(每冊有八百多幅作品)。這些數量驚人的作品,是他從十三歲開始學畫起,幾十年辛勤勞動的結晶。據說,他在任何時候都隨身帶著鉛筆和一疊厚厚的畫紙,凡是他感興趣的東西,不管周圍的條件如何惡劣,也不管對象的變化如何迅速,他都能爭分奪秒地把它畫下來。有一次,人們看見他低著頭坐在臭水

  • 他開創了“新中國畫”,月光山水代表畫家陶冷月

    陶冷月(1895-1985)是二十世紀早期中國畫融匯中西的探索者之一,他因開創蘊含傳統意韻,以月光山水為代表的“新中國畫”而享譽畫壇。生前有畫集五冊問世。他的作品被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日本東京博物館、上海博物館、蘇州博物館、廣東美術館、上海龍美術館、日本觀峰館博物館、和泉市美術館等機構及海內外收藏家所收藏。1918年起歷任長沙雅禮大學美術教授、國立暨南大學中國藝術學系主任,繼赴開封中山大學(現河南大學)、四川大學教育學院講學。二十年代初與沈惠田、呂鳳子等一起創辦南京美術專科學校,任西畫系主任。1933年定居上海

  • 任你畫布隨便潑,不會再有第二個波洛克

    在波洛克的藝術收藏中,MOMA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博物館。本月22日,MOMA就波洛克1934-1954時期的藝術創作進行一個“追蹤調查”。主要針對波洛克兩個時間段不同的作品風格進行展開。杰克遜·波洛克( Jackson Pollock)1912年1月28日出生在美國西部懷俄明州。1956年8月11日,因酗酒過度開車超速而亡。在他44年的生命里,痛苦遠比快樂多得多。你也許會問,一個在生前就收獲聲望的人,一個在生前就不斷舉辦個展的人,會生活得如此痛苦嗎?答案是肯定的,他作畫時緊縮的眉頭、常年酗酒的習慣,都告訴著你真實的答案。從頭開始說起▼波洛克從來到這

  • 一位用飛機播撒書法潤格,訂單太多發明磨墨機的書法家

    『生平簡介』唐駝(1871~1938)原名成烈字孜權,號曲人江蘇武進人我國近代印刷業的開拓者其書法秀美遒勁,含蓄樸茂,時稱唐體與沈尹默、馬公遇、天臺山人并稱題額寫匾四大圣手代表作有《武進唐駝習字帖》、《孝悌祠記》、《育合堂記》等19世紀20年代末,一架飛機低空盤旋在上海市區上空,突然成千上萬張傳單從天而降,傳單上的內容是書法家唐駝的書法潤格。此舉一時讓唐駝名聲大震,書法訂單潮水般涌來。因為訂單太多,唐駝專門雇了兩三個人磨墨供他寫字,后來發現雇人磨墨也供不上,于是他又發明了磨墨機。值得一提的是唐駝先生不僅是著

  • 他是大師,到死都沒進美協——陳子莊

    【編注】我常常想:石濤再世,他一定進不了國展!為什么?國展是迎合當代,而大師是著眼于藝術本身。于是歷史沉淀之后,那些“在野”的大師們值得我們細細品讀。《他是大師,到死都沒進美協》之陳子莊,今天我們一起走進陳子莊的書畫世界。陳子莊,名福貴,又名思進,別號蘭園、南原下里巴人。四川榮昌(今屬重慶永川)人。陳子莊幼時家甚貧,曾向家黃賓虹、齊白石學習。晚年在畫上直書石壺,在植根于數千年傳統文化土壤,在長期研究中國傳統書畫理論的基礎上,他在50年代開始變法,逐步形成了自己的藝術思想體系和獨特的“子莊風格”。被

  • 張仃:守住中國畫的底線,我不接受“筆墨等于零”的說法。

    中國美術按:張仃與吳冠中為20世紀中國畫壇突出的兩位革新畫家、兩人既是同事更是戰友與朋友,且友誼甚篤。尤其在對待中國畫的現代發展上,二老同屬“革新派”陣營,思想開放富有創新意識。吳先生稱贊張先生的焦墨畫“在焦墨中作加法,用最簡潔的手段表現無限的豐富”。而張先生對吳先生的民族化的油畫和現代化的國畫也是一再褒獎,“吳冠中的油畫,是‘民族化’的油畫,吳冠中的中國畫,是‘現代化’了的中國畫。吳冠中的油畫和中國畫,在他自己身上,得到有機的統一”。20世紀末,在美術界發起了一場“關于中國畫發展要不要重視筆墨問題”的學術爭論

  • 他是大師,到死都沒進美協!

    【導讀】李可染先生嘆出:國有顏面而不知,深以為恥,象秋園這樣的大家長期被埋沒是我們工作的缺點。整個中國美術史上能作積墨的不多,成功的更少。在積墨法上有突出成就有龔賢、石溪、近代的有黃賓虹,再就是秋園先生了。中國畫藝術是在發展的,決不是到了窮途末路,黃秋園先生的藝術成就再一次說明了中國畫強大的生命力。黃秋園(1914—1979),江西南昌人,名明琦,字秋園,號大覺子、半個僧、清風老人等。其遠離名利,黃秋園先生生前困頓,但孤介不媚時俗。遠離名利,不求聞達,一直受到地方美術界少數人排斥,去世前未吸收為地方美協

  • 張大千毀壞敦煌壁畫之謎

    上世紀40年代,張大千率眾弟子遠赴敦煌,臨摹敦煌壁畫。正在張大千聲譽日隆、人氣極高之際,傳出了他在敦煌破壞壁畫的消息。張大千在敦煌究竟有沒有毀畫?如果有毀畫之舉,又是為何?  1941年3月,張大千率領弟子與家人離開成都,遠赴敦煌,埋首藝術。在此之前,他對老友熊佛西說:“去敦煌,要安營扎寨住下來。搞不出名堂,不看回頭路。”這一去,到1943年11月才重返成都。在敦煌期間,張大千整理文物,為洞窟編號,臨摹壁畫276幅,這一切,均是在物質條件極端艱苦的情況下完成的。敦煌之行,開拓了張大千的眼界,對他的畫藝長進幫助甚

  • 徐悲鴻是在固守,林風眠則在沖撞。

    被羅浮宮震撼的徐悲鴻,在獲蔡元培盛贊后欣喜的林風眠,還有唱竇爾敦的潘玉良,喝著威士忌的趙無極,又或者“文革”中貧病交困的林風眠,想回故土而不得的潘玉良,在喪父喪妻之后借酒消愁的趙無極。百年來的留法藝術家們匯集成一條線,而在這條連貫的線中間,這些后世仰視的大師們,又有各自的故事。講述者:林鳴崗(法國國家藝術家協會會員、著名旅法畫家)作為法國五月的一個環節,香港藝術館展出的“巴黎丹青──二十世紀中國畫家展”將于九月二十一日閉幕,趕在閉幕之前,筆者邀請法國國家藝術家協會會員、旅法二十余年的畫家林鳴崗,

共有1页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371-56771633
- 客服
微信掃一掃
浙江20选5历史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