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資訊 >>藝術市場 >> 800億騙局的中國藝術市場
详细内容

800億騙局的中國藝術市場

时间:2014-09-30     【转载】

(摘要:福布斯網站發布Abigail R. Esman文章《800億人民幣的中國藝術詐騙》,揭露中國藝術品市場的是個巨大的騙局。這個騙局已經沖擊全球藝術市場,國際藝術市場受害。)


 image001.jpg


如果你對中國或者其藝術市場稍加留意,你就能知道一件事:根據藝術產業權威們報道,去年世界上最大的藝術文物市場中國已經超過了美國。


這多么令人振驚,但事實并不是如此。


當然,你盡可能去懷疑,但是原因正在變得清晰起來。過去幾周里對中國藝術品經銷商,拍賣公司官員和其他一些人的獨家采訪,即使按中國的標準,訛誤也很嚴重,更為嚴重的是全球藝術市場潛在的危機空前高漲,并且在增加。


三月我第一次對事實真相有一點線索,當時在馬斯特里赫特的歐洲藝術博覽會上,藝術市場專家克萊爾•麥克安德魯,提到代表絕大部分中國的藝術市場活動的許多拍賣中的買家正在拒付拍品,一百萬美元的買賣,實際上完全可以做到的,當然買家拒付,中國人并不是第一個。


交易活動中的欺騙行為可以在任何地方發生,即使是歷史上國際最大的兩個藝術市場活動中心即在倫敦的Sotheby和紐約的Christie拍賣行也有過,中國又有什么不同?


答案是肯定的,理由是我已經提到的,問題主要圍繞在總部在北京的中國最大的拍賣公司保利。多數中國的收藏家都知道這家公司,而很多西方人卻不知道這個國有的公司其實是一家也生產XX的組織機構,或者像他們在自己的網頁上所描述的:


更為奇特的是,根據北京的一位藝術品律師Nancy Murphy的話說,所以這是一個獨立的法律實體,它的主頁上承認“我們是XXX藝術拍賣主體,我們的目的是把中國人的藝術帶回中國”。


但更壞的是,根據很多熟悉中國的拍賣騙局所知,即使你從來不在保利購買任何東西,你也可能被拖進去。人為的抬高價格操縱買賣已經嚴重的擾亂了中國藝術品和古玩市場價值而它們中的很多東西價值并不清楚,這意味著遍及世界的中國藝術品,古玩和古董的購買者將要支付比其實際價值高得多(之前我們統計過贗品暴漲,根據Murphy所述,8%物品由保利提供,而排名第二的中國嘉德拍賣公司也發現了相當的物品。)


最近在上海和北京,Murphy and Melanie Ouyang Lum認為,基本上這些操控行為主要是出于洗錢和賄賂政府官員。觀察Lum,“在保利的真相令人z。通常的情形是他們創造出假像去鼓動來自國內外的人們投資中國的藝術市場而非固定資產和人價債券。如果中國把錢要留在國內,它需要更強大的投資工具。”


更多通常被運用的一個主要策略在于賄賂或者多數的中國投資者構筑藝術流通和投資信托。根據Murphy and Lum認為,保利(還有其他多半拍賣公司)通常承諾給賣方物品一個特定的底價,并且允許其自己競拍。競拍過程會在這個底價的標準之下停住,賣方將競得一個承諾價,從而形成該作品記錄拍賣價這樣的騙局。正如一拍賣公司官員所表達的,“你根本不用付全額”,在這些交易中賣方只需給保利很少的傭金,一夜之間付出微薄的犧牲就可制造出,原本只值50,000美元古董卻達十倍高價的報酬。


這樣,拍品所有者既可以試著再一次賣出更高的價格,或者更為常用的手段,把它當作禮物送給政府官員,從而提供一非常慷慨的賄賂,至少這種方式其實是“為政府謀利的偉大的手段,既可賄賂官員而又不必大量現金出現或者有文字證據”,一位不愿署名的人說。“中國人常常擔心留有文字證據。腐敗官員,采用這種方式如果你給某人一書軸畫軸,你就不必擔心有文字紙質證據被別人抓住,你就沒有辦法控訴一五萬美元的賄賂。”


這樣交易的影響深入中國的許多區域。中國古董和文物市場多數主體在大陸,西方人正開始轉向這些許多被欺騙為看來是過高的增長和極好的投資機會,畢競基于這樣的信念:一個十一世紀的畫卷圖軸被某人在保利以某個價格賣掉,許多名氣大的公司象中國嘉德,克里斯蒂和索斯比拍賣行就會據其價格對類似作品估值的。如果這些作品在估值范圍內賣掉,他們就會使更早時保利的那些騙局合法化。


這就出現了一個大問題:比喻一張十五世紀的畫卷是值得Sotheby拍賣價格,或者是保利最終合法的競拍值----然而可能要低成百上萬美元?相距多大?而廣大的收藏家和投資者該怎么辦?


據Murphy所述,通過控制所謂藝術流通活動人們可以在其再次售賣行為中獲得預期利潤。“買方,賣方,新聞工作者等每個人都相信保利和西方的拍賣行所持標準不同,雖然這是一個普遍持有的信念然而未被證實。曾有一個來自大陸的藝術經銷商對我說過‘誰在審計保利?’在某些方面可能更大。”


 image002.jpg


保利的某些人斷然否認了所有的指控,盡管三個獨立和許多稅收相關文件已經為我證實了這件事實。拍賣師紐約代表Daniel Tang在一封郵件中指出:關于保利拍賣公司的不誠實的藝術品拍賣價格的所有指控,以及客戶和管理層相熟卻競拍他們自己的作品,我們公司沒有參與這些非法活動。保利拍賣堅持對我們的客戶誠實,公證;我們堅持保持最高的操作標準。“


幸運的是這些騙局只對中國是有用處的,也有一小部分中國藝術品的西方買家,這些人大部分關注中國當代藝術品的很不同而且是少量的藝術市場(雖然它們也有自己的問題)。


但是這些作品的市場最近也冷卻下來了,排名在保利后面的中國第二大拍賣公司中國嘉德總裁王燕蘭指出,年青的中國藏家們正開始尋找名氣小的藝術家們,并給他們支付現金。


還有王小姐說她也在尋找象在美國學習過的劉丹,在中國和San Francisco劉華義的一些當代山水畫作品。即便這樣她也說,“因為中國經濟的緊縮,所以現在很難獲得委托出手的作品,收益也在減少。:當然,代表性作品依然可獲得很好的價格,甚至可達二千萬美元或超過。如果她們的情形屬實,按Murphy估計那不是常有的情況,在中國的拍賣和畫廊里有80%的作品不存在冒險性,中國當代藝術品和當代中國畫與書法作品的藏家們也一樣。


她說:“我們知道在中國的藝術領域有一個共同的認知,過去十年中國的贗品在大量增加,隨著買家大量增多,制造贗品就成了速成方案,實際上銷往的贗品比例也在增多,當你談到這些作假的共性時,幾乎每個人都有贗品,當你審視中國第一第二的拍賣行保利和嘉德,你甚至不能指望40%作品是贗品。”


顯然這種趨勢已經進入國際:現代藝術的偽造正在西方市場出現。最近Vancouver Sun報上有篇文章引述了 Vancouver拍賣公司Maynards的亞洲專家Hugh Bulmer的觀點,他宣稱注意到在Vancouver人們試圖送出中國藝術品的復制品當作原作,這樣跡象在增加。他說“市場上充滿了復制品,你幾乎能擔保上周在香港一百萬美元賣出的東西,它將會在這一周被復制并出現在溫哥華的大街上。”


當然香港市場不同于大陸的,香港的收藏者們在處理他們的交易中已被西方化了,并對中國當代藝術顯示出更強的興趣,而大陸市場則突出古玩和古跡。但趨是驚人的,特別是當中國以外的許多作品的投資仍在討論中:這趨勢將會打住嗎?事實上一些和我交談的專家們都感到,中國當代藝術熱潮已經死了,也不可能被點燃,部分是由于在大陸不穩定的政治形勢,一部分是由于許多中國當代頂尖藝術家們的工作室缺乏敬業精神,很多作品甚至由其助手在流水線上制作,藝術家也不監督。


另外畫廊正被關閉,藝術家們正以驚人的頻率被扣押正如其他世界的藝術雇員們一樣。關壓和困擾引出了更多引人注目事件,如有爭議的畫家艾未未;據Lum所述,在798政府所管制的藝術區開展覽,警察要檢查是否有爭議。她說“我曾經看到過一個展覽開幕,一周后被關了,再重展時,某些藝術作品不見了。許多畫廊被直接關閉了,他們一直都做得很好,所有一切和某人的權力相關聯。”


這還不僅僅是對藝術家們,面對著正在增長的財富,政府也在打擊藝術交易,審查猖獗的稅務欺詐和來自國外藝術品的進口騙局。(Murphy目前是來自北京的德國藝術管理者,Nils Jennrich曾經因為試圖低估藝術品進口關稅而被拘留)這會影響多少西方的藝術經銷商,比喻象Pace他正大力悼念中國藝術品,這些天仍能看見他,但一些人私下里說為了自保,他們將不得不按“中國習慣”做事。


所有指向的這一藝術事件可能超越地方而影響全球市場。同時在中國為130億美元市場泡沫的爭奪戰在加劇。這對國家未來意味著什么呢?但是收藏家和國際藝術市場觀察家們沒有必要成為受害者。


作者:Abigail R. Esman

來源:《福布斯》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371-56771633
- 客服
微信掃一掃
浙江20选5历史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