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資訊 >>經典解讀 >> “驢友”——黃胄
详细内容

“驢友”——黃胄

时间:2016-12-21     【转载】


  黃胄

一生畫驢無數。被譽為世界聞名的“畫驢大師”。

image001.jpg

  黃胄1925年出生于河北省蠡縣梁家莊,那是一個荒僻的小村,祖父是鄉里戲班會頭,小時候,他常畫“戲子人”沒人教,全憑喜歡。初中只上了一年就因父親病故而輟學,為了學畫,他背井離鄉流落到西安,過著漂泊的生活。

  黃胄一生畫驢無數。被譽為世界聞名的“畫驢大師”。

image002.jpg

  黃胄先生說過:“在我這一生中,青年時期接觸過四位畫家,他們對我的成長起著決定的影響”。這四位畫家是司徒喬、徐悲鴻、趙望云和韓樂然。

  韓樂然先生早年曾留學法國,學過油畫,接受了很多當時先進的東西,尤其是思想方面。20世紀40年代初,韓樂然先生一個人游梭于秦川一帶,他很需要一個背畫架,同時又能聊得來的人,這時黃胄與他相遇了。

image003.jpg

  黃胄陪伴韓先生在八百里秦川度過了一段難忘的時光。在這段日子里,應該說韓樂然先生給了黃胄很大的精神力量,在視野方面使黃胄更開闊了。1944年初,黃胄又拜對自己一生的藝術道路產生了最大影響的趙望云先生為師。

  1945年冬,趙望云先生的朋友、河南《民報》社長傅恒書約黃胄去他那里工作,到黃泛區寫生。黃泛區內哀鴻遍野、瘟疫橫行,當時國民政府的腐敗,使黃胄在精神上受到了巨大震撼。他用國畫、漫畫、木刻各種形式畫了《遍地洶洶黃水》、《就這樣活下去》、《孩子快死了》等幾百幅作品。

  人們常說生活是藝術創作的源泉。黃胄先生則更徹底,他認為,“生活是藝術創作的唯一源泉”。

  1949年參軍后,黃胄來到了新疆,從此一生與新疆結緣,創作了大批反映祖國大西北的作品。新疆人民也把黃胄看作了自己的畫家。

  無論是八百里秦川,還是新疆廣袤的土地,黃胄所見最多的動物就是毛驢,故對毛驢印象最深。參軍后,部隊駐地老百姓家家戶戶養毛驢,黃胄助民勞動學會了飼養毛驢。文革期間,黃胄被關進“牛棚”,放了三年的驢。長時間觀驢、放驢、與驢接觸、與驢為伍、以驢為友、和驢對話,這或許就是他藝術創作的生活源泉吧。黃胄先生認為,驢是人類忠實的朋友,他的名言:“驢比人好。”

image004.jpg

  黃胄與驢“結緣”,不能不提及“文革”。當時黃胄成了批判的對象,造反派說他是“驢販子”,畫的驢子和女人都是小資產階級情調,將他下放到北京蓮花池勞改基地改造。他的主要任務就是磨豆腐、賣豆腐,這時,他喂了一頭小毛驢。黃胄賣完豆腐之后,常常到一個小酒館要上二兩老酒,飲完之后,再趕著毛驢回家。時間長了,小毛驢對黃胄經常喝酒的小酒館也熟悉了。有一天,黃胄賣完豆腐回來,因太累了,在小驢車上迷迷糊糊睡著了。走到小酒館的時候,毛驢便停下了腳步,看到黃胄還在熟睡,就在他的耳邊叫了幾聲,黃胄一看又到了小酒館,驢子自己已經停了下來,便用手捋捋小驢子,又和它親了親,進店喝酒去了。

  黃胄先生畫驢出名后,“驢價”接連暴漲,其實黃胄畫人物和其它題材功力都極深,而朋友多點名要驢,黃胄則一一應之。后來,要一頭驢不行,一定兩頭以上,黃胄依然以一笑應之。但是,索畫者越來越多,黃胄應酬不了,累病了,自稱欠了朋友不少“驢債”。其一是黃宗江。五十年代,黃胄剛應徐悲鴻之邀,自西安來京,宗江便大賞他的毛驢畫得好,希望得到一幅,黃胄欣然允諾,不料一拖三十年。其后宗江屢向黃索畫,黃胄或因忙或致病,未能完成前諾。一日,黃胄偶遇宗江于黃山,宗江舊事重提,事情已隔三十年,黃胄覺得十分抱歉,宗江說:你不馬上畫,立個欠單也可以。黃胃便用毛筆寫道:“二十年前欠宗兄公驢母驢各一頭,母生母,子生子,難以計數,無力償還,立此存照。黃胄于黃山一九八年七月十日”此事傳為藝術界佳話。

  黃胄生于1925卒于1997年,是20世紀中國最杰出的畫家之一。黃胄先生的作品,手法簡練、概括,去掉了許多繁瑣的細節,弱化了明暗和體積感,突出了人物的生動性和筆墨的自由流暢,彌補了嚴格寫實給水墨人物畫帶來的弊端。他對當時畫壇最重要的貢獻就是:使筆和墨活了起來。他的作品與中國古代繪畫有血脈相連的傳承關系。他使被擱置、中斷了的傳統中國畫又涌動起新鮮的血液,在新中國的繪畫和中國畫傳統之間建立起了精神上的聯系。而他的作品又明顯不同于古代的繪畫,他用全新的精神、意境和手法,開辟了水墨人物畫的新時代。

  畫毛驢練筆墨

  黃胄沒有接受過學院式的素描訓練,但黃胄是個天才型畫家,他又曾經受過傳統派畫家趙望云的指導,加之他無所不師、無所必師,使他不受某一家某一派的約束,而獨立門戶了。

image005.jpg

  最愛不擺架子的小毛驢

  其實,黃胄的畫并未對小毛驢進行絲毫粉飾,生活中的小毛驢就是靠自己的踏踏實實,靠自己的實力,贏得鄉村百姓的喜愛。樸實的村民絕不會傻乎乎整日飼養著一個毫無用處只會擺架子的小毛驢。

  黃胄曾在所畫的小毛驢上題句銘志曰:“無能力拒虎豹,有能力曳耕犁。任勞任怨忍饑寒,文人筆下遭卑視。千年冤屈雖未平,自與牛兄比高低。”寥寥數語,勝似《三戒· 黔之驢》百倍。

  毛驢在新疆最為低賤,那里最重的罵人話就是“伊懈克”(即毛驢子)。可是,這種最遭人鄙視的動物,卻給黃胄以無限的慰藉。這份感情,令他終身難忘。

  大概是在1985年,天津新建了食品街,其中有家驢肉館托人求黃胄畫一幅驢圖。他沒有答應,大家便勸他,說,即使你不畫,別人還是照樣吃驢肉。他最終還是畫了,可在題跋時他卻寫道:“刀下留情!”畫完,他的心情很沉重,說人們對毛驢太不公平,它勞累了一生,最后卻落得被殺掉吃肉、皮熬阿膠的下場。

image006.jpg

  還有一次,幾位德國企業家來參觀黃胄的畫展,他向外賓解釋毛驢是中國維吾爾族人的交通工具,“像貴國的奔馳和寶馬汽車一樣”。把毛驢比做世界著名的豪華轎車,令外賓不住稱奇,可這的確是黃胄真實的想法。

  晚年的黃胄患了嚴重的糖尿病,導致腎衰竭。但他仍筆耕不止,極其勤奮。在他生命的最后時刻,他讓家人拿出以前出版的畫冊給他看時,竟含著眼淚說:“看,這一筆,多不錯!”1997年4月23日下午,一代國畫大師就這樣遠行了。

  關于畫驢,黃胄晚年還說過這樣反省的話:“我畫驢子雖然不止千幅……但愈來愈感到不足,而不是愈來愈自以為是……前些天,我在西郊看到不少驢,感到我有許多問題沒有解決……”可見,黃胄先生在他生命的終點仍然對毛驢抱著深厚的感情,對他的事業戀戀不舍…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371-56771633
- 客服
微信掃一掃
浙江20选5历史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