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資訊 >>評論觀點 >> 史國良直言:陳丹青的素描理論是混亂片面的
详细内容

史國良直言:陳丹青的素描理論是混亂片面的

时间:2017-01-18     【转载】

素描與中國畫關系的爭論一直此起彼伏,在史國良看來,現在急迫要解決的地方是如何完善素描,而不是取消。對于陳丹青認為“素描毀了中國畫”一說,他直言“陳丹青是我最佩服的一個人。但他的這個素描理論是混亂的,是不對的、不負責任的、比較片面的。”


要解決的是如何完善素描而不是取消


收藏周刊:陳丹青曾說,一切從素描開始,中國畫就毀了,您怎么看?


史國良:首先這里有一個錯誤的概念,哪怕是毀,也只是對傳統繪畫而言,但對于人物畫,素描訓練是必須的。沒有素描的基礎也就沒有我今天這個畫,也沒有徐悲鴻、學院派,甚至學院體系。但是如果說齊白石學了素描,毀了,黃賓虹學了素描,毀了,可以理解。但不能籠統地說。


陳丹青是我最佩服的一個人。但他的這個素描理論是混亂的,是不對的,不負責任的,比較片面的。他當時自己學的素描就有問題,只是學習了通過光影來觀察事物,塑造事物立體感的方法,并沒有解決“結構、解剖、透視”三要素,只是后來他自己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就補回來了。補回來以后,他的作品都很好。


收藏周刊:您覺得目前素描引入中國一百多年來,問題的癥結在哪里?


史國良:我們引進過來的,只是一個“山寨貨”,一個山寨版蘇派,沒有靈魂的素描,如果用這種素描教學生,不管油畫系、版畫系還是國畫系,都是錯誤的。其實,徐悲鴻說的素描,并不是今天的素描,指的是帶有“三個要素”的方法。所以,我認為現在急迫要解決的地方是如何完善素描,而不是取消。


現在的問題就在于很多人不知道如何把這三個要素補回來。引進素描只是引進了塑造物體立體感的方法而沒有強調物體內里的結構、解剖和透視。更嚴重的問題是,現在連教這方面的老師都沒有,包括中央美院。


評價中國畫,至少存在三種標準


收藏周刊:中國古代其實也有很寫實的人物畫,但當時沒有素描,為什么現在又一定要借助素描呢?


史國良:古代有說法叫傳移模寫,就是照抄,看過以后完全記下來。西方的素描有助于我們學習寫實,古人也渴望畫得不歪不扭、比例正確,但是沒有這樣的技術,不是說中國不喜歡這樣的教育方式,而是沒有人來總結。反而這樣病態式的觀察方法成了中國繪畫的一個特色。


收藏周刊:是不是只要有學院系統的存在,素描作為造型基礎的教學方式就必須存在?


史國良:對,是必須的。而且是雷打不動的,不但不能取消,還要加強。它與中國純粹的繪畫是不同的,它們是兩個體系。首先要搞清楚,中國畫其實有三種類型,一種是中國傳統的繪畫,像齊白石那一類;一種就是中西結合,像我這樣的;還有一種是當代的、平面的,甚至觀念的。因此,評價中國畫,至少存在三種標準。但目前卻是混著說的,都用中國畫的標準來籠統地評價,這就是一個誤會。


傳統的中國畫,可以不需要素描,但第二種則必須要有素描,沒有素描就畫不好;第三類的最好是先學習素描再去發揮。


中國畫理論,什么氣韻生動,骨法用筆,詩書畫融一,不融就不是中國畫,不寫書法就不是中國畫,這樣已經走偏了,或者說,已經變成保守派了。保守派同時犯了一個錯誤就是不包容、偏激,要允許別人的生存。


收藏周刊:現在的社會是否已經不允許再走純傳統的方向了?


史國良:允許,文化有一種保留,它就在那個地方,誰也消滅不了它。只是如果要一開口就背詩,用文言文來講話,寫詩都要接近古人,這樣則不需要了。我們需要傳統,但不能死守。我們隨時需要傳統文化來調整我們的生活,讓我們在過去的路上找,這是我們的文化需求,一個向前的,一個往回走。但我們的生活狀態越現代,就感覺對傳統的文化需求越強烈。


沒有人能撼動徐悲鴻蔣兆和的地位


收藏周刊:最近調查發現,中央美院、中國美院的中國畫系,在招生環節早就增設了書法、白描等內容。而廣州美院雖然還沒有改,但他們從今年開始也有了大動作,大一新生先不畫素描,而先畫白描和寫書法,這樣的調整,您怎么看?


史國良:還是誤會了,他們首先沒有弄清楚,我們需要什么樣的素描?素描有多少種類?素描本質是什么?當發現素描的本質是什么,找回來以后,我覺得都有好處。


素描“三個要素”就是本質!當沒有了光影,立體的塑造還在,這是本質。用什么方法畫它?油畫(古典主義)的素描,就是借助光影來畫它,我畫國畫,用的是線條,這個線條和中國傳統的線條再來結合,有了變化、轉換,轉換以后才能真正的找到適合我的畫法。


陳丹青沒有做這些演算,也沒有做這些過渡,他直接用光影素描這個概念,他不了解素描對中國畫危害在哪里。光影素描曾經對中國畫壇是一種困擾,對中國畫的一種困擾。中國畫壇確實長了另外一枝花,但這枝花是一個混血孩子,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中國孩子。所以,要做一個轉換。


在我看來,有兩種危害,一種是繪畫的危害,光影素描,可能結合起來對傳統文化的一種破壞,但是,這個對我來說,讓我把這種素描繼續下去也是一種破壞。我硬是把“三個元素”加進去,還有線條的元素加進來,做一個調整做一個梳理,這就適合我了。


收藏周刊:如何評價“徐蔣體系”?


史國良:沒有人能撼動徐悲鴻、蔣兆和的地位,也沒有人能撼動黃胄的地位。雖然說人物畫改造到周思聰那里完成,但是她也是站在徐、蔣的基礎上才有這么個突破。現在很多年輕人就過于追求創新,沒有經過枯燥、苦悶的過程,想一下子就到那個程度,是不可能的。


記者手記

史國良很真


11月15日,這是周日早上,廣州美院大學城校區的校園顯得格外清靜,對于不少大學生,這正是睡懶覺的大好時光。但當天與往日不同,偶爾能見到幾名行色匆匆、半走半跑的人往同一個方向走去。他們與記者前往的地點一樣,跟隨他們的腳步,記者逐漸走近可容納500人的報告廳,而隨著腳步的走近,安靜的校園也逐漸變得嘈雜起來,講座雖然剛剛開始,但報告廳里早已變得人滿為患,過道周圍也站滿了人。記者好不容易鉆了進去,也跟隨一些人尋找了階梯坐下。這是史國良來廣州的這幾天第二個有關“水墨人物畫漫談”的講座。大抵是由于極少有類似他這樣的名家來臨廣美校園,所以,哪怕前一天他才剛剛在昌崗校區開設了同樣的講座,但當天仍然座無虛席。


與身高1.8m、身材健碩的形象很不同的是,史國良喜歡戲曲之余,聊天過程中也會不時用手來比劃,“史國良很真!”是這幾天接觸過他的人的共識。


“如果社會有需求,我可以免費甚至自費授課,衣食住行全部我自己解決。”史國良在接受收藏周刊獨家采訪時,表示“還俗”后更應承擔社會責任,他稱慶幸自己有“能力承擔”。這樣的回答,使得本次邀請其南下廣州開設講座的廣州美協中國畫人物畫藝委會主任孫戈尤為感動:“我一開始非常擔心,邀請這樣的人物過來,需要多少經費,沒想到史國良老師欣然答應,并說只要有需要,錢不是問題。”以至于在活動結束后,孫戈特別強調地對收藏周刊記者回憶著那一段與史國良的“感動對話”。


談及他連續五次被列入胡潤藝術榜,他說這是“經過努力的結果!”隨后他笑稱,“你看,我一個和尚也會談錢!”

image001.jpg


image002.jpg


image003.jpg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371-56771633
- 客服
微信掃一掃
浙江20选5历史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