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資訊 >>熱點新聞 >> 春晚書法惹誰了?
详细内容

春晚書法惹誰了?

时间:2017-02-06     【转载】

最近,微信朋友圈神秘俠客的一篇小短文被瘋傳,《惡心!!這樣的書法也能上春晚?》五百來字的短文,在春節期間,僅短短的兩天時間,其瀏覽已經超過100000+。暫且不論其文字水平及思想藝術等方面的高低,僅就“網紅”這兩字,估計作者就已經達到了目的。但從中卻可以感受到我們文化底蘊的短板和文藝批評的欠缺。

image001.jpg

因其文章不長,全文照抄如下:

朋友們都調侃“去年被‘猴’耍了,今年一定要抓住‘雞’會”。沒想到2017新年第一天就被“調戲”,為啥?因為昨晚央視春晚送出的五位當代大書法家的“福”字,俠客差點沒把電視給砸了!

客官別急,咱且先聽聽主持人一番慷慨激昂的吹捧吧:(主持人語音略去)


image004.jpg

1、書協名譽主席沈鵬的“祝壽之福”

咱且先不說沈先生用小筆寫大字,單就這結構,這筆法,真可謂“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也”,還有就是“示”字旁邊那一點給誰吃了?

image005.jpg

2、書協名譽主席李鐸的“富裕之福”

這象征著富裕的“福”乍看挺蒼勁,細品其“田”橫折鉤折筆,豎畫收筆,這是預示著“要想富,走險路”?

image006.jpg

3、書協名譽主席張海的“健康安寧之福”

這枯筆用的,啥也不說了,說多了都是淚!

image007.jpg

4、現任書協主席蘇士澍的“親情之福”

美這東西,還真是比較出來的,看了前三個“福”,再看蘇先生的字就美多了,采用他擅長的篆書筆法,斜中取正,頗懂規矩,但實在缺乏金石高古凝煉之氣!

image008.jpg

5、孫伯翔的“向善之福”


有人給俠客說孫先生的字“形散神聚”,俠客授書三十余年,思想或許太過于泥古,不思變通!

看得出來,這五位“大書法家”皆出自碑學,還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本來書法上春晚,體現著國家領導對書法這一傳統文化的重視,實乃國之大幸,但這“五福臨門”伴隨著主持人的節節叫好,俠客卻感到異常心寒!

image009.jpg

這里本人需要聲明的一點,我與以上五位大書法家素不相識,亦從不曾謀面,或許他們也不削與進行口舌之爭。但是作為一個書法愛好者,我想問一句,他們寫的“福”字是不是像本文作者說的那樣差勁?或者以至于達到惡心!!竟要砸電視的程度。


首先,我們看沈鵬的“祝壽之福”。 


其評論說沈鵬用小筆寫大字,相信沈先生家里大筆應該也還是有的,而且沈先生作為一位熟讀書法理論的學者,更加知道小筆寫大字的道理的。此“福”字恰恰表現了沈鵬書法的一貫風格和用筆特征。作者的“這結構,這筆法,真可謂‘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也’”真是讓人不知所述。如果單單從欣賞的層次或者眼光來看,達不到別人的境界,欣賞不了人家的東西,這些還是有情可原的。最不能令人容忍的是作者對書法常識的欠缺和無知。凡是學過書法的人應該都知道,沈先生此“福”字分明是草書的寫法,但是俠客先生竟然發問“‘示’字旁邊的那一點給誰吃了?”這就不是欣賞眼光的高低問題了,而是對書法基本常識都不懂得的表現了。


第二,李鐸的“富裕之福”。 


俠客先生評其“象征著富裕的‘福’乍看挺蒼勁,細品其‘田’橫折鉤折筆,豎畫收筆,這是預示著‘要想富,走險路’?”李鐸以魏隸入行,其書風古拙沉雄、蒼勁挺麗、雍容大度而又舒展流暢。此處的“福”字中“田”的橫折鉤筆很明顯是魏碑的寫法,先寫橫,然后搭筆寫折鉤,這種寫法在魏碑中很常見,和帖學中的橫折鉤有很強烈的對比性。最無法接受的是俠客先生竟然會聯想到“要想富,走險路”,這是要把自己的思想強加于書者的節奏啊!


第三,張海的“健康安寧之福”。 

張海是河南人,他從一個小學教師直到現在的博士生導師,給我們的啟示應該絕對是勵志的。張海對我國書法事業的普及與熱潮,發展和壯大,所做的努力和貢獻,應該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其書法既有深厚而精湛的傳統功底,又有個性強烈的時代氣息。他楷、行、草、隸、篆五體互相生發,互相融合,用筆上一脈相承,尤其是“開叉筆”的巧妙運用,在大大增強了他作品的耐讀性的同時,也定型為一個極具個性的藝術表現手法。可是,俠客先生僅僅一句“這枯筆用的,啥也不說了,說多了都是淚!”真不知道其評判作品的標準是什么?


第四,蘇士澍的“親情之福”。 


在神秘俠客的眼中,蘇主席這“福”字,應該是春晚五位書家中寫的最好的一位了。其評價“采用他擅長的篆書筆法,斜中取正,頗懂規矩,但實在缺乏金石高古凝煉之氣!”僅這句話中,就很是自相矛盾,既然書者在行楷中采用了篆書筆法,卻又說該書家實在缺乏金石高古凝煉之氣,這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嗎?!并且說該“福”字斜中取正,頗懂規矩。蘇先生此“福”字寫的中規中矩,平淡自然,何來斜中取正之說?由此可見,作者對文藝批評也絕對是門外漢。


第五,孫伯翔的“向善之福”。 


關于孫先生,我的朋友曾向我介紹,他在聽孫先生上課的時候,孫先生曾說,自己是小學都不畢業的。但是孫伯翔在書壇的地位和影響,尤其是他在魏碑筆法上所取得的突破,應該是書界的共識。可以說,“孫伯翔專攻魏碑,專攻到數十年如一日用成卡車的紙來臨習造像、摩崖,這種專攻勁頭,惶論當代,就是與古代的大家相比恐怕也有過之而無不及。正是這種專攻,使他的魏碑筆法和線條質量跟任何一個碑學大家相比,都不遜色。”(見《中國書畫報》《如此孫伯翔》,再看本文作者“有人給俠客說孫先生的字“形散神聚”,俠客授書三十余年,思想或許太過于泥古,不思變通!”真不知俠客先生授的什么書,又會把學生教到什么地方去?

image010.jpg


▲作者劉文勇寫福


春晚的送“福”,體現著國家領導對書法這一傳統文化的重視,也代表著我們國家人民對生活的美好愿望和期盼。我們不可否認,國內也有很多書法技法以及學識優異者。但是央視在書寫的人選上,以及對“福”字的含義表述上,應該也是煞費了苦心的。盡管在啟功先生去世后,大家一直公認“當代無大師”,但是,以上幾位除了現在的書法掌門人蘇先生年齡(68歲)上稍年輕一些外,其他四位都已入古稀之年,老前輩們所取得的藝術成就,和為當代我國書法事業所做的貢獻,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也是我們晚輩后學所仰慕和學習的榜樣。但當看到神秘俠客這篇“無知者無畏”的短文,竟然在短短兩天時間,達到如此高的閱讀量時,我們是不是應該反思一下?我們的文化批評和爭鳴,已經在自媒體面前淪落到如此低級的,甚至低俗的,僅僅用“惡心”、“心寒”、“砸電視”等詞語來評判嗎?!

image011.jpg


▲作者劉文勇寫福


『作者簡介』


劉文勇,

男,1980年出生于謝安故里(河南太康)

研究生畢業,書法碩士,授業恩師趙振乾先生

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生院2016屆訪問學者,導師任平先生

曾任教于鄭州輕工業學院易斯頓美術學院,現為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周口市書法家協會理事,高校書法學講師,太康縣書法家協會副主席兼秘書長

其作品曾在全國大學生藝術展演中獲二等獎(中國教育部主辦)

在“墨舞中原”河南電視書法大賽中獲二等獎(河南省文化廳主辦)

在“農行杯”首屆中國電視書法大賽中獲三等獎(中國書協主辦)

在周口市首屆書法展覽中獲一等獎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371-56771633
- 客服
微信掃一掃
浙江20选5历史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