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資訊 >>展覽活動 >> 師承林風眠、潘天壽的跨洋畫家三巨頭,漂泊的文脈終于回國
详细内容

師承林風眠、潘天壽的跨洋畫家三巨頭,漂泊的文脈終于回國

时间:2017-04-18     【转载】

師承林風眠、潘天壽的跨洋畫家三巨頭,漂泊的文脈終于回國

□文 /編輯 _ 譜妹 | 圖片來自網絡


image001.gif


劉業昭《貓頭鷹》

就在前幾天,浙江美術館2017年度大展之一「跨洋三杰——鄭月波、王昌杰、劉業昭作品展」開幕。這次的展覽中三位畫家,有著頗為相似的人生和藝術經歷。

雖然三位藝術家如今已經不在,但作品卻重逢到了三人共同的起點——杭州。除了作品之外,館方甚至還把幾位畫家最純真的多幅作品做成了動圖。


image002.gif

鄭月波《母子貓》

所以這是一場「同學會」,八十多年前,他們同在杭州國立藝專(中國美術學院前身)求學,是學校最早的一批畢業生。之后,三人又渡海臺灣,成為傳統藝術的傳道授業者,最后又到北美,從杭州承襲的藝術傳統從未割斷。


image003.gif

國立藝專的前十年,是最好的十年。國立藝專昔日的教務長林文錚曾說,既有林風眠、李可染這樣的老師,也出了趙無極、吳冠中、朱德群這樣的學生。



還有一些人,今天的我們或許已不熟悉,但那只是歲月的隔膜,在他們的生命中,也始終閃耀著這所學校所賦予的光彩。


image004.gif

鄭月波作品

而四年之前,英國著名藝術史家蘇立文教授

最后的彌留之際在美國

看到王昌杰的《舊金山全景圖》時,

驚訝地說:

「我怎么會不知道這個畫家呢?」

蘇立文

Michael Sullivan,1916-2013


image005.jpg

王昌杰《春上黃山》高97cm寬183cm 紙本水墨

其實,鄭月波(1907-1991)、王昌杰(1910-1999)和劉業昭(1910-2003)均為杭州國立藝專的早期畢業生,曾經跟隨大藝術家林風眠、潘天壽學習繪畫。

在他們入學時國立藝專成立才不久,當時設有國畫、西畫、雕塑、圖案四系,半年后,國畫和西畫合并為繪畫系。所以,鄭月波、王昌杰、劉業昭都同時受過西畫和國畫教育。


image006.jpg

劉業昭《有朋自遠方來》 高68cm寬40cm 紙本水墨

不難看出他們三位都承襲了林風眠、潘天壽的“兼收并蓄、中西繪畫拉開距離”的精神與畫風。

但由于諸多原因,三位畫家從1940年代之后就遷到臺灣后來定居美國,也使得他們成為20世紀海外中國畫畫家的代表。

國立藝專第一學霸

「001」號畢業證持有者

鄭月波是三人中的「學霸」。1933年,作為杭州國立藝專第一批畢業生,他文憑上的編號是1,這個順序是按照成績排列的。

學的是西畫和圖案,學生時代鄭月波的鉛筆素描《萬物皆吾與也》就獲得了美國動物保護協會舉辦的國際美展金獎。

image008.jpg


國立藝術專科學校大門(現杭州平湖秋月附近)

生于1908年,祖籍廣東東莞。鄭月波因受潘天壽、吳茀之、諸樂三等影響,不但有扎實的國畫基礎,還獨具風格。作畫時用筆酣暢,擅長以寥寥數筆勾勒出駿馬、貓、游魚等動物的姿態,體現出以少勝多的表現力。

image010.jpg


鄭月波《酣睡》 高33cm寬68cm 紙本水墨

上面那副就描繪了一只正在酣睡的貓。以墨色暈染出貓柔軟的肢體,再逐漸細畫花紋及細節,展現了一只天真可愛、心無戒備的小貓形象。

右下角有鄭月波自題名款,鈐“鄭月波”白文印。左側有傅狷夫題“酣睡”并題落名款,鈐“傅狷夫印”白文印。

image011.jpg


鄭月波與張大千合作的《黑貓墨荷圖》

他還曾與張大千合作繪制《貓荷圖》、《游魚圖》等畫作。

張大千不僅是他們住在加州卡梅爾小鎮時的鄰里,還是父親的「飯友」。在鄭月波女兒的記憶里,父親愛美食,而張大千家有很好的廚師。

image013.jpg


鄭月波《母子貓》 高26cm寬59cm 紙本水墨

此畫描繪了母貓哺乳小貓的情景。大片墨色暈染出一只全身黑毛的母貓,唯有臉上有一小片白色。

小貓則是三色花貓,側臥背對畫面。母貓望向畫面左側,貓眼瞪圓,瞳孔呈一條豎線,神色警覺,似乎在擔心有人驚擾了它們的寧靜。

image014.jpg


鄭月波 桃之夭夭(指畫) 高69cm寬45cm 紙本水墨

而這一副《逃之夭夭》展現了一枝垂落,兩顆紅彤彤的果實壓彎了枝頭的景象。果實周圍綠葉映襯,十分突出。右側有兩只小鳥飛來,愉快祥和。

右下方題“不斗老人指寫,時年七十有四”,鈐“鄭”字朱文印,“月波”白文印,“福祿壽”朱文印。


image015.jpg

鄭月波《趨之若鶩》 高69cm寬44cm 紙本水墨

溫潤的面目之下別有風骨

海上的筆墨與氣韻

而另一位“三杰”王昌杰,他的畫卻以花鳥為主兼擅山水,將國畫的筆墨、氣韻與西畫的色調和構圖形式圓融地結合,色調沖淡,老筆紛披。

1910年出生于浙江遂安(今千島湖),受李可染鼓勵,進入國立藝專接受系統美術教育。抗戰時期還曾放下畫筆拿起槍桿過,后來回歸藝術,他的一草一木,一石一葉,都能折射出獨特的心靈體驗和人生境界。

image016.jpg


王昌杰《九魚圖》高89cm寬269cm 紙本水墨

王昌杰的畫里,芭蕉、荷花、蒼鷹、勁松、牡丹作品具宏大優雅之美,即使移居美國多年,仍然保留著純正的民國時期海上畫家的味道。

融合西畫的強烈視覺效果,造型立體感強,墨彩色調柔和優雅,形成具有裝飾性意味的繪畫風格。但又基本保持傳統繪畫的筆墨形式,繼承中國畫的筆墨、氣韻,注重學習任伯年和吳昌碩的繪畫境界。

image018.jpg


王昌杰《荷竹自在香》 高91cm寬142cm 紙本水墨

在他的《荷竹自在香》中,王昌杰以墨色為主,輔以赭石、石青暈染荷葉,曙紅勾勒荷花,畫面層次分明,節奏處理得當。此畫作于1984年,王昌杰已經74歲。

不以奇取勝,所以第一次看到未必覺得印象深刻。但細細觀察畫面就會發現筆墨濃郁,溫潤的面目之下別有風骨,似乎可以體會另一種人生情懷。


image019.jpg

王昌杰 《萬里鵬歸》 高71cm寬135cm 紙本水墨

上面這幅畫作于1994年,王昌杰當時正值耄耋之年84歲的高齡。畫面中蒼鷹和松樹是中國畫中,常常是剛勁與氣節的含義。

筆蒼墨潤,構圖縱橫相交,遒勁有力,蒼鷹神態高遠。似乎是畫家王昌杰在暮年依舊是壯心不已,氣勢與胸襟都在這幅畫上。

被國立藝專的教授驚為天人

劉業昭同樣是融合中西繪畫技法,善于描繪山水、人物、花鳥等題材的作品。1910年生于湖南長沙,在國立藝專期間油畫國畫兼修,得到林風眠、吳大羽、蔡威廉、潘天壽等名師的悉心教導。

他以山水為師,以天地為畫布,尤擅畫墨梅,很有氣勢,又不全是中國潑墨,教授們驚為天人。


image020.jpg

劉業昭《往來如梭》 高33cm寬40cm 紙本水墨

1935年畢業后,赴日本明治大學和帝國美術學校深造油畫。他的筆墨融合中西技法,水墨酣暢淋漓,無論山水還是花鳥、人物,都能真氣充沛,自然可愛。

1993年美國政府發行生肖郵票,專請劉業昭配畫,廣受歡迎,持續了十年之久,有力促進了中華文化在美國的傳播。


image021.jpg

劉業昭《貓頭鷹之一》高67cm寬43cm 紙本水墨

劉業昭的山水作品和王昌杰截然不同。大塊的色彩,簡潔的造型,可以看出他吸收的西畫技法,但用的花青、赭石和藤黃顏色,使畫作依然有著中國畫的氣息。



劉業昭《輕舟萬重山》 高101cm寬71cm 紙本水墨

客居海外近半個世紀,心系故土,但在生前未能歸國。以至于兼修油畫的王昌杰在創作《舊金山全景》畫的是美國的金門大橋,卻依舊一派國畫氣質。

不過這個未盡的心愿,如今終于寄予畫作實現。與自己同樣經歷的國立藝專的摯友一起,讓作品回國一同展出,而且還是在杭州的浙江美術館。

這次展覽中,三位畫家分別占據三個展廳。游走其中,很容易感受他們的和而不同。三人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格,但又都未曾遺失承襲于中國的味道。



鄭月波、王昌杰、劉業昭是全才型的畫家,他們的成就代表了美院早年的教學成果。他們這一代,出國以后接觸的東西比國內開放很多。在中西結合的過程中,立足的始終是傳統的技法,這蘊含了他們自己的選擇。

——陳永怡



潘天壽紀念館館長陳永怡是位嚴謹的學者,但還是用了好幾遍“太厲害了”來形容鄭月波,稱之繪畫能力極強。



而展覽的名稱「跨洋三杰」并作為鄭月波、王昌杰、劉業昭的稱號,也是在這次展覽中誕生的。

浙江美術館館長斯舜威說,梳理「跨洋三杰」是研究中國藝術史的要求:

1949年之后從大陸到海外的藝術家還有不少,他們為中國書畫的發展做出了各自的貢獻,然而,我們對他們的藝術探求、藝術成就可能認識還沒有到位。

一部近現代中國繪畫史,不能缺了包括臺灣在內的海外中國書畫家的一頁。

我們提出‘跨洋三杰’,出發點也就在此。



1964年劉業昭、王昌杰、鄭月波與舊金山州大校長

“他們三位是潘天壽的弟子,

到臺灣以后,文化也是代代傳承。

這個展覽給我們留下了很多問題,

比如他們在文脈繼承中起到什么作用?”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371-56771633
- 客服
微信掃一掃
浙江20选5历史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