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資訊 >>藝海鉤沉 >> 他是大師,到死都沒進美協!
详细内容

他是大師,到死都沒進美協!

时间:2017-07-01     【转载】

【導讀】


李可染先生嘆出:


國有顏面而不知,深以為恥,


象秋園這樣的大家長期被埋沒是我們工作的缺點。


整個中國美術史上能作積墨的不多,成功的更少。


在積墨法上有突出成就有龔賢、石溪、近代的有黃賓虹,再就是秋園先生了。


中國畫藝術是在發展的,決不是到了窮途末路,黃秋園先生的藝術成就再一次說明了中國畫強大的生命力。


image001.jpg


黃秋園(1914—1979),江西南昌人,名明琦,字秋園,號大覺子、半個僧、清風老人等。其遠離名利,黃秋園先生生前困頓,但孤介不媚時俗。遠離名利,不求聞達,一直受到地方美術界少數人排斥,去世前未吸收為地方美協會員。秋園先生于一九七九年因病去世,享年65歲;逝世五年后,他的作品公諸于世,震撼整個中國畫壇。一九八七年中央美術學院追聘秋園先生為名譽教授。中國畫研究院追聘秋園先生為榮譽院委委員。黃秋園的山水畫中多有隱居高士出現,想來正是反映了其淡泊的心境。


黃秋園先生生前幾乎默默無聞,身后卻贏得了舉世皆知的廣泛聲譽。黃秋園堅持中國畫藝術的價值精神,他成功地繼承并進一步繁榮了中國民族繪畫的傳統精華。他大膽探索,獨樹一幟,晚年一種前無古人,自成體系,具有現代審美意蘊的“秋園皴”在繪畫上彰顯了他獨特的藝術成就。他的人格魅力與他的繪畫精品一樣與日月共存,昭彰于世。


 禪意之美


美,連同太一,真和善,是所有存在物的所謂超驗屬性。


筆墨是畫家心靈禪悟的工具,但這不是禪悟過程中的唯一方式。


筆墨交匯的過程中,先生在山水中不斷地游歷,極目千里峰巒凝翠,


拄杖傾聽萬壑流音,醉臥觀泉溪澗飛玉,登高覓詩綠意飛揚,


茅舍里,西窗下,見環峰溢彩,見目及郁碧,松楠森嚴,


樟杉茂密,千巖萬谷,危橋飛瀑,景韻不殊,筆墨不絕。


置身心于內,置情懷于里,從所有紛繁雜亂的障礙羈絆中解脫出來。


看清自然,看清生命,也看清畫家自我,


在不斷地筆墨歷程中領悟大自然的山山水水并從中尋找心靈世界中的本我。


image002.jpg


清代禪僧石濤法師曰:“作畫在于墨海中立定精神,筆鋒中決定生活,展幅上換取筆骨,混沌里放出光芒”。


黃秋園先生把禪意之美從大自然美學角度中加以系統地提煉,構成了他心目中禪意融融的美意。


在他所營構的繁密積聚的山水中解讀出自然境界的禪意美。


黃秋園先生沒有在專業的美術院校受業,但長期臨摹以及遍歷廬山、九華山的領悟體察中感受大美,并靠殷實的文化修養和敏銳的藝術直覺創造禪意融融的畫卷。


他說:“師法自然更主要的方面還是要求人們盡可能以目、以心、以神去觀察掌握自然物象在不同的自然條件下的不同特征和變化。


并盡可能地表現在繪畫中,以達到意似、神似的高度統一的境界。”畫家意識到自然山水所具有的大真大美的魅力,因此著力在作品中再現自然,師法自然。


追求“境由心造,宛自天開”的意趣。這時畫家們如同參禪者,禪意的心靈修養與禪的美學境界充分體現在畫面上。


讓我們深刻感受美的主體是自然,美在于大自然各種事物個體中,畫家本人把作畫過程作為身心調整與大自然的大美統一的過程。


畫家傾情傾心表現大自然山山水水,使山水畫進入了一個嶄新的高度,棧道高危,山林野逸,荒山蒼遠,孤舟無助,小橋簡約,流水鳴音,茅舍溫純,古廟深沉……畫家的身心在作畫的過程中與繪畫題材中的大自然大自在融為一體,發生出意識上、思想上、意境上的和諧與共鳴,感應與體驗。


猶如置身其中,把畫意與禪心化為一體。其作品風格因此也更好地表現出氣韻、神韻、情韻中萌萌而動的禪意之美。這確實是心靈體驗與共應的結果。


image003.jpg


畫家有意無意間將種種情感、志向、意趣。


投入到山水畫中的一草一木中,畫里畫外在佛教的廣遠博愛中感受精神上的超然塵外,并主張身心的絕對自由。并在創作中獲得自我實現的滿足,并在創作過程中感受這種滿足帶來的愉悅、靜思、頤養心靈。


六祖慧能創立南禪并提出“道由心悟”的命題,成為南宗禪學與美學的鋼骨。他的“即心即佛”“無念為宗”與“頓悟成佛”的一些主張,也就成為了南宗禪學與美學的理論基礎。


禪是什么?禪既是眾生之本性,成佛的主要依據。是真心和妄心的絕對統一。又是宇宙萬有的法性。世界的本源。


禪是人性的靈光,是生命之美的最集中體現,是萬物生機勃勃的根源,是天地萬物之美的最高體現。


黃秋園先生在畫面中所營造的即是一種隨心所欲,隨緣而運。自然適宜,一切皆真的禪境。是一片內心深處寧靜淡遠而又生機無限的自由山水。


它在作品中所呈現的即是禪家所追求的人生境界,又是禪宗所謳歌的審美境界。他對生命的理解與感悟此時此刻解脫并升華。


詩意之美


詩中有畫,畫中有詩。


誠然,詩與畫是兩種性質完全不同的藝術,詩歌是聽覺的,虛幻的,空靈的藝術。而繪畫是空間的,視覺的,直觀的,抽象的藝術。


兩種截然不同的藝術,在中國人傳統的藝術觀念中,并不是太過強調畫與詩在視覺上、聽覺上的區別。而是更多感悟詩與畫意境之美的大同。


詩有聲而無形作用于耳,形繪于心。畫無聲而有形,作用于眼,意成于心,也就是說,詩畫的意境美,藝術美,不單只是眼睛來欣賞,耳朵來領悟,而是同為心領意會的意境之美,詩畫相通,書畫相融,雖是不同的藝術形式也有通性。


image004.jpg


素宣如玉,墨海瑩波。山懷蔥郁,野水橫舟。高高的藝術之峰直聳云天,不著邊際,行人健步,爭先如飛,踏山尋詩,涉水覓情,畫家也在畫中尋求一種詩一般的美麗。既能以詩入畫,又能以畫表現詩情,畫中可見不為功利所束,淡然以情而為之。看——小橋流水,夢里他山,詩意融合,情真意切。


到處營造出一片“詩”的化境。古渡、茅舍、秋山、溪壑,看晚歸的尋詩者踏著微醺的步子驚飛一群山雀,山雀一陣喧囂的驚鳴后是永恒的浸透在大山深處亙古不變的沉寂和寧靜——這是一個在畫筆中隱含的心靈顫動,寧謐繁豐的“萬象空靈”般詩化的大千世界。詩意飛揚,畫境蔥蘢,看在那溪草微瀾碧水漾聲的溪流里,伴著釣翁安閑的身影,落花流螢無聲飛舞,你深刻感受得到畫家的自由自在,無羈無系的詩情在畫卷中流淌。空靜至極,詩意昂揚。


看蒼苔古道,竹含精舍,佳境涵之,詩思頓生。畫家淡忘了世間的一切,他徜徉在“淵默無聲”的美妙想象空間里,沉醉在“物我兩忘”的心靈觀照中,將生命融入了剎那終古,一滴萬川,有限與永恒,詩情與畫境為一的境界里。


中國的山水詩、山水文化及山水畫是一個奇跡。它不是簡單地反映自然外相,而更多是反映詩人畫家心靈寫照及個人情懷。哪一切就營造在我們心中。在自己的心靈中與自然山川情景交融,并從中體悟“天人合一”的境界。


神與物游,這也成為中國式的一種至美享受。山水的詩情畫境也體現了中國人特有的精神境界和意象空間。水墨山水則更好更高地體現這一切并延伸了中華文化的精神理念。黃先生山水生于黑白之間、虛實之間、無我之境的精神形態,更是完成了他自己心目中最真實完美的時空跨越,這種詩情樸實自然,簡淡天成的大美會永恒!


 情意之美


中國畫的歷史傳承和發展規律決定了它不可能做“無本之木,無源之水”的突進,再發展也是在堅實的傳統基礎上發展,情真意切將是山水畫再創作的重要助推器,情意將在厚重的山水畫歷史積淀上凸顯出來。


image005.jpg


黃先生畫面情意融融,感情飽滿,在作品中呈現出不斷完善的線條,頓挫有力,彈性十足,情豐意富,應物用線準確飽滿,陰陽描繪明晰生動,空間布白合理簡約,節奏變化起伏跌宕。一切都建立在對大山大水的至深情感。


那么深入了解山川河流溪谷叢林的結構是必不可少的,在不斷地學習中了解深入透徹。通過思想感情的真切流露,最終形成自己的繪畫風格,適合自己情懷的線形墨韻,在自己飽含情致的筆墨中抱守一種深情一種體悟一種表現作為自己對藝術追求的突破點,千錘百煉后始能信手而揮,情意飛揚,與自己心靈間營構的大山大水相映生輝宛如天成。真正做到大千世界山川巨細皆可由飽含情意的畫筆娓娓道來。


山水畫有情有義看似不難,然而達到沉醉輝煌之境,實真不易,由厚重而清虛,由繁茂見空靈,返虛入渾,返璞歸真。營造情真意摯簡約天成的山水之境將是山水畫家的最高追求。


image006.jpg


黃先生的山水求真情意,求大氣象。繁皴密點之下,作品以大面積黑白關系組合表現一種濃厚的筆墨張力。突出雄渾的山水氣勢,追求“繁茂豐潤,肆意縱橫”的自由狀態。隱隱之中透露出一種溫文平和的靜態美和藝術表現的自由自在。


作品之中筆墨在畫面所呈現出來的安靜與淡定,也衍生出畫家充滿希望充滿生機充滿信心的置身其中的心靈體驗。折射出畫家本人在特定時代背景下的情感境界與藝術探索過程中的心理訴求。作品中運用了來自于現實生活中的諸多客觀元素,這種元素不僅是本人對生活的感情流露,也是對生活的深入體察與深刻理解后的升華。


畫面里山水間逸寫的痕跡,飛動的線條,浮動的掩映,空靈的浮生,都來自于內心的情懷以致。所有一切筆墨都指向心靈深處的情感世界。


image008.jpg


黃先生回歸于傳統中學習技巧,回歸不僅是“溫故知新”更重要的是在山水間尋找到自我的心靈體驗與感知,并從而認真地思考自我思考山水思考藝術。他帶著自己深厚傳統技法和自己多年積累的創作經驗,在大自然原生態環境中在尋找自我的創作狀態中感悟筆墨,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山水畫中他長于結構出滿懷深情的故事性般的描繪,奇峰峭壁,游人猿越,煙波浩渺,釣者歸歌,山居寧淡,尋詩野徑,小橋溪壑,聽泉若思。


快暢豁達間隱露著嚴謹深邃的人生思考,繁茂奇駿中浸透著錯綜復雜的人性揭示。理性而平淡,意深而悠長。一切像草兒般生長,若鳥兒般鳴唱。一點一線情透滿卷卻不察藝術道路的艱辛與清苦。外淡而內烈,毫不掩飾畫家對大自然的無限熱愛。感受的到他閑步于山水間或信筆游弋于山水畫境之中的愉快、輕松、興奮、長思。享受山水自然帶來的大美大愛和無限精神愉悅。


畫中的一切是自在的。


畫中的一切是恬靜的。


畫中的一切也是他藝術心路的演變歷程。


image009.jpg


黃秋園先生作品的學術根基就在于一根根一條條骨法用筆而營造的線的世界。而這線就是一切追求的基礎。以線立骨,看清方向,心中橫亙著巨大的坐標,清晰聳立。在藝術的大同中尋找我的不同,不局限在小情調或技巧上的賣弄。不局限于筆墨表現上的標新立異,游走其間帶給你的是心靈上的無限爛漫。


先生的山水畫經過了長期的反復實踐,不斷得藝術升華,畫面愈加蒼茫厚重,透過筆墨形式在和大自然和欣賞者和自己深情對話,在和大自然山川河岳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水心靈溝通,相依蜜語。


成就來之不易!簡而言之,是對祖國山河的無限熱愛,對山水畫藝術事業的無限忠誠和嚴明生動的創作態度。他堅定地立于國畫山水藝術不朽的創作立場,不怕艱難辛苦,鍥而不舍,孜孜以求,為中國山水畫光輝燦爛的明天描繪了精彩的一筆!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371-56771633
- 客服
微信掃一掃
浙江20选5历史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