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資訊 >>展覽活動 >> “啟(起)、承、轉、合”——首屆武漢水墨雙年展
详细内容

“啟(起)、承、轉、合”——首屆武漢水墨雙年展

时间:2017-09-07     【转载】

現代中國以來,焦慮的情緒一直縈繞在水墨畫領域。民國時期,陳獨秀發起“美術革命”,康有為“合中西而為大家”,蔡元培、徐悲鴻等人對水墨畫的前途展開激烈的爭論。新中國成立后,“藝術為人民服務”,政治傾向明確。隨著改革開放的逐漸深入,文藝話語不斷開放,80年代,李小山“中國畫的窮途末路”令人震驚,進入21世紀,吳冠中“筆墨等于零”的論述又在學界掀起軒然大波,隨著藝術市場的繁榮,“新水墨”概念令人激奮,而隨著其浪潮的褪去,人們對中國畫藝術的熱情似乎也隨之淡然。再談水墨者,寥寥然也。


墨攻,從雙年展出發

面對水墨,真的無話可說嗎?王春辰在武漢水墨雙年展的媒體見面會上說:“‘攻’是一種狀態,它恰當地凸顯了我們今天討論水墨的時候所遭遇的文化問題。對話、對立、沖突,今天怎么樣讓‘水墨’這樣的特殊形式在中國多樣或多元的文化生態里面凸顯它的意義,而不是僅僅滿足于一種它就是一張畫,一個既有的法則。”


image002.jpg


呼應品牌展覽《水墨文章》,武漢美術館推出首屆武漢水墨雙年展。總策展人樊楓、王春辰發起“墨攻”,以“啟(起)、承、轉、合”四個部分從時間線索、技術線索、視覺經驗的線索和藝術觀念的線索對“水墨”重新發問,喚起業界對水墨的再次關注。


啟,中國繪畫的思想與筆墨


承,“以書入畫”的承上啟下


轉,筆墨與都市


合,融匯與變通


image003.jpg


媒體見面會現場,自右向左依次為《啟》策展人黃小峰、武漢水墨雙年展總策展人王春辰、武漢美術館館長樊楓、武漢美術館藝術總監高小林、武漢美術館館長助理宋文翔、武漢美術館展覽部主任張文博


伴隨展覽的四個部分,“積墨成章”和“大河尋源”兩個平行展、國際論壇,以及一系列公教活動構成雙年展在學術和教育層面的拓展。武漢美術館館長樊楓在談到雙年展的整體策劃時說:“跨地域、跨文化、跨國界的文化交流項目,旨在促進東西方文化的交流。展覽名沒有加“國際”兩個字,但是不管是參展藝術家還是學術論壇都具有開放的國際的視角。就是要將水墨放在大藝術的范疇進行探討,從而凸顯水墨藝術在當代獨有的文化價值。”


彼時·現實


image004.jpg


“超越”(transendent)的歷史意義從來不被當做創作的具體理由,而當“今天”成為歷史,優良好壞,細枝末節也就全都成了歷史的證據。作為雙年展第一部分“啟”的策展人,黃小峰,用“滄海遺珠”來形容他這次挑選的23件明清作品,情境直接映射當下現實——承古而開今,“藝術”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image005.jpg


陸治、張宏、沈士充、高岑、李世佐、傅抱石、沈周、朱耷、胡慥、王武、任伯年、項圣謨、張鳳儀、龔賢、袁耀、張崟、王素、仇英、董其昌、王錫綬、藍瑛、惲向、王翚


扇面、冊頁、手卷、立軸,展覽《啟——中國繪畫的思想與筆墨》由武漢美術館與湖北省博物館聯合主辦,策展人黃小峰從湖北省博物館的眾多書畫收藏當中精選出23件,作為雙年展的“引子”。


明清藝術家跟我們現在一樣,面對著唐宋的歷史,應該如何開啟當下的創作?


并非每一件作品都將被載入美術史,或許我們可以提問:不被記入歷史的作品是否重要,是否有重新觀看的價值和意義?答案不言自明。


image006.jpg


“啟——中國繪畫的思想與筆墨”策展人黃小峰為觀眾導覽


打破博物館展覽的時間線,黃小峰以“真境與奇趣”、“觀物之生”、“歸隱與入俗”、“與古為新”四個部分切入傳統。展出作品中有明清美術名家,亦有主流美術史之外的名字,作為武漢水墨雙年展的開端,《啟》的意圖不在于呈現完整的美術史線索,而是通過從畫面形式到創作意圖等多個層面的品讀研究,遷想古畫在彼時的情境,探討古畫對現在的價值,通過對古人繪畫的趣味、對象、情境和方法的重新審視和考量,開啟“墨攻”的話題。


對話黃小峰: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觀看的方式



image007.jpg



與我們通常的觀展經驗不同,這次展覽并沒有展出名家的代表作品,布展也不是以時間為線索展開的,觀眾應該怎么去看這個展覽?


黃小峰:我覺得怎么看不重要,關鍵是要“去看”。很多觀眾他不去看,他覺得這種東西我沒興趣,或者說他覺得敬畏,這個東西我看不懂我就不看了。我覺得這是一個問題,倒不在于“該怎么去看”。你越說該怎么去看,觀眾越覺得敬畏。


我是鼓勵每一個人都有自己觀看的方式。作為一個研究者,進入展廳有時候我也會手足無措,因為我們看古代的東西沒有一定的標準。尤其是現在,很多觀眾都有他自己的角度。



扇面、冊頁、手絹多為小幅,立軸也沒有特別大的作品,是不是有意為之?


黃小峰:以現在的這種方式(展陳設計的近距離觀看),看小畫比較能將人帶入到當時人看畫的情境。觀眾一看這是個扇子啊,扇骨去哪了啊,當時是怎么用的啊,這樣就會喚起一些當時的語境。


image008.jpg


任伯年 《花鳥圖》扇頁 金箋 設色 48×17cm


image009.jpg


沈士充 《云山圖》 扇頁 金箋 墨筆54×18cm 1627



打破時間的線索,是不是一個新的美術史視角?


黃小峰:我的名字起的很大,“中國繪畫的思想與筆墨”,我想說的是,我們一提中國繪畫,腦子里一下想到的就是一個完整的線索,這個線索當然很重要,但是它不是我們理解明清繪畫的一個必然條件。不是說就要以現有的美術史知識去理解明清繪畫的必然特性,這個展覽也不是一個完整的美術史,當然,美術史的視角還是很重要。


就像我們剛才聊的,如果一個觀眾不了解藝術史,他能不能看董其昌,或者能不能去欣賞?我們能看懂的意思是在董其昌的意義上看懂他,如果不在董其昌的意義上看懂他,我就在當代的意義上看懂他可不可以?當然可以。


image010.jpg


沈周《萱石靈芝圖》軸 紙本 設色 62×138cm


《啟》的前三部分側重于畫面的故事性和敘事性,最后一部分“與古為新”可能需要一定的美術史經驗才能更好地理解“仿”在作品中的意義,如果沒有這樣的美術史經驗,怎么來進入這一部分所提出的問題?


黃小峰:這其實是理解古代藝術最難的一個方面,就像你說的,必須要有一點這個方面的知識。但是,如果沒有我覺得也沒關系,因為這些畫家名義上是模仿某位前人,實際上也不把它當做一回事兒,他還是畫他的畫。如果他在畫上去掉“仿”的提款,還是成立的。他說出來是為我們提示了這樣一個線索。即便沒有,我們還是可以去欣賞。為什么不像宋代那么寫實了?為什么這個山會扭曲成這樣?地平線都不那么準確了?我們還是可以去想這些問題。


這個問題在學術界也在討論。這個部分不是直接用眼睛就能看到的,所以藝術史家羅樾說這樣的話題是“藝術史的藝術”。


image011.jpg


王武 《花鳥山水圖》冊 紙本 設色39×29cm

image012.jpg


王翚 《仿古山水圖》冊 絹本 設色 17×54cm 1682


來源:今日頭條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371-56771633
- 客服
微信掃一掃
浙江20选5历史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