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資訊 >>藝海鉤沉 >> 任你畫布隨便潑,不會再有第二個波洛克
详细内容

任你畫布隨便潑,不會再有第二個波洛克

时间:2017-09-15     【转载】

在波洛克的藝術收藏中,MOMA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博物館。本月22日,MOMA就波洛克1934-1954時期的藝術創作進行一個“追蹤調查”。主要針對波洛克兩個時間段不同的作品風格進行展開。


image001.jpg


杰克遜·波洛克( Jackson Pollock)


1912年1月28日出生在美國西部懷俄明州。


1956年8月11日,因酗酒過度開車超速而亡。


在他44年的生命里,痛苦遠比快樂多得多。


你也許會問,一個在生前就收獲聲望的人,一個在生前就不斷舉辦個展的人,會生活得如此痛苦嗎?答案是肯定的,他作畫時緊縮的眉頭、常年酗酒的習慣,都告訴著你真實的答案。



image002.jpg



從頭開始說起



波洛克從來到這個世界開始,就一直與眾不同——他的體重幾乎是一般新生兒的2倍。以至于當時科迪的一家報紙特意予以報導:


“本鎮里羅伊夫婦在星期天喜添貴子。小家伙在出生時體重達12.25磅,是這個幸福家庭的第五個兒子。”



image003.jpg



波洛克作品


人們都說波洛克是“天才”,可說實在的,他并沒有學習繪畫技巧的天賦,但好在他憑著自己的“軸”勁兒,硬是硬著頭皮在這條路上走了下去。


但這條路并不好走。他不斷被退學,在學校里也不怎么說話,繪畫的技巧也得不到認可,他與人產生著沖突,極度自卑也自負著,他很孤獨。


image004.jpg


波洛克《死亡》,1934-1935年


“一個人生活中的所謂幸福對我來說是見他媽的鬼,假如我能對我自己和生活看到某種結果,我會去努力的。我腦子里會旋轉著各種幻想,持續兩個星期,然后就銷聲匿跡了。我讀得越多,想得越多,我就越是覺得事物一片黑暗。”


——波洛克寫給哥哥的信



但好在,他遇見了,改變他人生的3個女人。


他先隨哥哥接觸到了墨西哥壁畫,也有幸得到本頓夫婦青睞與教導……在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接受了政府的救助;他看過畢加索的畫作,又引起了畫家兼批評家約翰·格雷厄姆的注意……于是,波洛克收獲了1941年11月舉辦的“美國和法國油畫展”的邀請。


image005.jpg


波洛克《關鍵》


由此,他遇見了李·科瑞絲娜(Lee Krasner,1908—1984)。如果說,“成功男人的背后,總有一個默默支持他的女人”或許李·克拉斯納,算得上一個最佳人選。


image006.jpg


李·科瑞絲娜,猶太人,


有主見,有個性,能干,善于交際。


她看到了波洛克在藝術上具有別人沒有的心理能量,她明白他的這個能量具有摧毀性,它會摧毀一個人,也一樣會摧毀藝術上的法度規矩。但這不妨礙波洛克生命里第二個重要的女人的出現。


image007.jpg


波洛克《速記的圖》



隨著美國經濟的復蘇,藝術家將不再受到政府的資助,波洛克又開始了他朝不保夕的窘迫生活,而此時,他生命里另一個重要的女人出現了,他的藝術贊助人——古根海姆女士。


image008.jpg


佩姬·古根海姆與杰克遜·波洛克


一個繼承了巨額遺產,極其富有,


以贊助和支持藝術家為終生事業的女人。


一個有些勢利的女人。


但她也給予了波洛克很多的幫助。


image009.jpg


波洛克《男性和女性》


1943年,古根海姆女士打算在她的畫廊辦一個“年輕藝術家春季沙龍”,專門展出美國藝術家作品,她選中的第一個人就是波洛克。雖然在她去波洛克家里看畫的時候,被喝得不省人事而遲到的波洛克氣得半死,但還是資助了他。古根海姆女士接下來在1945年給波洛克辦了第二個個展。藝術批評家格林伯格對波洛克大加贊賞。


image010.jpg


波洛克《閃閃發光的物質》,1946年


但是,贊助人是有野心的,


古根海姆女士接連的辦展,


讓波洛克壓力很大,


而波洛克雖被批評家看好,


但在1947年左右卻還沒有被市場看好。


image011.jpg


波洛克《動物和人》,1942年


雖然古根海姆女士手上有許多波洛克的畫,卻根本賣不出去。隨著經濟復蘇,她又急著要搬到歐洲去,她有不愿把波洛克的畫大捆運過去。結果,她只好把她手上波洛克的畫當禮物往外送……更戲劇性的是,許多地方連接受贈送都不愿意接受。



接下來,幾經波折,波洛克終于遇見了他生命中的第三個女人——貝蒂·帕森絲(Betty Parsons)。直到波洛克轉移到帕森絲畫廊,他的著名的“滴畫”才開始出現。那是他在1947年夏天開始創作的。


image012.jpg


波洛克作品


1948年1月他在帕森絲畫廊開的個展,這標志著他的簽名風格的最終形成。但畫展沒有引起任何人的興趣,也沒有賣出一幅畫。1949年1月波洛克在帕森絲畫廊開了第二次個展,那些作品標志著他滴畫的成期,他開始自如地運用甩、潑、滴,并能駕馭很大的畫面。


image013.jpg


波洛克《1949年,NO.3》


這一年波洛克開始揚名,在美國擁有500萬讀者的《生活》雜志也對他進行了采訪,1949年11月他的第三次個展在帕森絲畫廊舉行,展出了34幅他的那種滴畫,《紐約時報》《紐約客》以及紐約其他雜志報紙都報道了他的展覽消息。他的名聲越來越響,不斷有雜志記者采訪他,1949年他畫出40幅畫,1950年畫出55幅……


image014.jpg


波洛克《1948年,NO.3》


但是,新的問題又出現了。



波洛克,一個被“自己”逼上的絕境人波洛克創作的“滴畫法”——一種與過去的斷裂,他為之付出了十多年的努力。他拼命設法逃離藝術上對于技巧的要求,拼命去尋求自己的內心,他內心的掙扎源于對于現實的不滿,和對于繪畫技巧的無所適從。


image015.jpg


波洛克作品


恰恰是他這樣的反叛與不滿,恰恰是他內心的蠻橫與不爽的發泄,他所貢獻出的東西正是時代所需要的,他使得美國的藝術,開始有了自己的風格,開始不用去看歐洲藝術的顏色;他也使得抽象畫的經典,開始被打破,因此他是被時代所選中的人,他是被硬生生地推到“這個時代最了不起的畫家”的位置上。這是他所追求的,也是他所不求的。


image016.jpg


波洛克作品


他渴望獲得名利和金錢,


因為在這個消費至上的時代,一切都需要金錢。


他又害怕去面對社會,


因為社會價值和他內心的價值是那樣不符,


他被迫地成名,他技巧不高,


于是被迫地“打破”抽象與技巧。


與其說,波洛克是一個自生的“天才”,


倒不如說,他是被時代塑造的“天才”。


一個逼出來的“天才”。


image017.jpg


波洛克《無標題的-綠色-銀》,1949年


也許,就是因為他執拗的性格,


就是因為他更加敢于面對真實的自己,


他才有幸被時代所選中。


對,即使在痛苦不堪,他也會直面自己的內心。


他困惑著,不解著,他不明白自己今后會何去何從,


他或許比我們還深知自己的局限,


但他還是在努力成為一個藝術家。


image018.jpg


波洛克作品


“到1950年初冬,他已經畫下了上百幅的“滴畫”,動用了任何可以想到的手段,他要是再一直這么畫下去,不過就是重復了。他在1938年他反叛了老師本頓的寫實風格的壓迫。在1944年他反叛了畢加索的變形風格的壓迫,可到1950年,他卻開始感到了他自己所創風格的壓迫了。


image018.jpg


波洛克《1949年,NO.8》


也許對許多畫家來說,這不成問題,比如羅斯科,把他的矩形方塊的抽象畫直畫了二十多年,紐曼把他的被人稱為“拉鏈”的條子畫了三十多年。可對波洛克來說,連續這樣畫了四年卻叫他開始受不了。”


image019.jpg


波洛克《1950年,NO.1 薰衣草》


有些人生來是帶著大容量的發電機出生的,波洛克就是如此。他有非常激烈的情緒,激烈到讓他自己承受不住。平常無事他不能發泄,只有通過酗酒,通過繪畫,多少可以把內心擾人的力量排遣掉一些。如果他沒有繪畫作為排泄他內心的能量的一個通道,他八成會瘋掉的。——帕森絲


image020.jpg


波洛克作品


image021.jpg


波洛克《1948年,NO.5》


漸漸地,他的畫很少人買,而他對于滴畫已經完全沒有靈感了。在他最后幾年,他幾乎完全不畫了。一個女性對他充滿關切的眼神,就能讓他流淚;別人一句無意的話,都能引出他的號啕大哭。有時他把妻子叫到畫室去,指著新畫的作品問:“你說,這是繪畫嗎?”有時,他會毫不顧忌地在客人面前痛哭流涕起來,他一邊哭,一邊指著畫室里成批的“滴畫”問道:


“你想,假如我知道怎么好好地畫一只手,


我會去畫這種廢物嗎?”


image022.jpg


波洛克《海神的召喚》


我繪畫的源泉是無意識,我作畫用的是跟我畫草圖同樣的態度,那就是直截了當,不做事先的準備。繪畫就是人存在,活著的一種狀態。不,或者可以說,繪畫是一種自我尋找、發現,每個好藝術家畫的都是他本人。”


——波洛克


那些狂暴的線條,奮力甩出的點墨,就是他內心最真實的發泄,那些凌亂不堪的畫面,就是他真實生活的最好寫照。



一件十分諷刺的事情


波洛克因為沒有錢而賒賬,當賒賬累計到60美元時,波洛克就拿了一幅“滴畫”給雜貨店老板抵債。那家雜貨店就把它掛在店里。周圍的農人看后嘲笑不已,他們互相傳言說,這是波洛克用掃帚畫下的東西……然而這個雜貨商在十年后以17000美元的價錢把畫賣給巴黎的一個畫商,他用這筆錢給自己買了架農用小飛機。


可是,那時波洛克想去紐約附近看母親,連那么一點路費也支付不起。他向一個飛行員求助,打算給他五張油畫,請他用飛機捎他去紐約看他的母親和哥哥們,卻被飛行員拒絕了。


image023.jpg


波洛克《星系》,1947年


在這個最好的時代 最壞的時代


藝術家大多被“標簽化”


或許更加走近些


你會發現他少了一點“神性”


而多了幾分“人性”


還需要幾分同情


11月22日,MOMA的波洛克個展開幕,亮相的不僅有波洛克“最大”的畫作,還有那些極其罕見不為人知的波洛克的石版畫、絲網畫。或許,我們都應該去看看,體會他瘋狂“行動”里的別樣深情……


來源:今日頭條


作者:如影隨形雷官人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371-56771633
- 客服
微信掃一掃
浙江20选5历史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