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汪峻嶺

时间:2017-12-28     作者:www.smmire.tw【原创】   阅读

碩導
汪峻嶺
風采



『個人簡介』


汪峻嶺(汪俊林)

文化部青聯美術工作委員會委員

北京鳳凰嶺美術館山水畫高研班導師

河南省藝術教育指導委員會委員

中原文化藝術學院教授、碩士生導師

原信陽師范學院美術學院副院長

信陽市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參展榮譽』


 1997.4《大山風骨》獲“1997年香港回歸全國書畫作品展”品佳作獎 ,文化部文化司主辦;

1998.10《浮云游子意》獲“河南省高校美術作品展”二等獎 ,省美協、省教育廳主辦 ;

1998.7《秋高圖》入選“河南省高校美術作品”, 省教育廳主辦; 

1998.10《秋水無聲》獲“河南省群星獎”入選獎, 省文化廳主辦;

 1999.5《大別山魂》入選“河南省教育系統暨全國特邀名家美術書法精品展”,省教育廳、省美協主辦;

2001.7《大江流日月》入選“河南省建黨八十周年美展” ,省美協主辦;

2004.4《寒山幽水》入選“河南省2004年美術作品展” ,省美協主辦;

2007.10《秋山如歌》入選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中國美術家協會“中華情展”,中國文聯、中國美協主辦;

2008.5《秋山寒韻》入選“河南省高校美術作品” 省教育廳主辦,

2008.7《云山》獲中國美協“中國畫作品展”優秀獎 ,中國美協主辦;



2008.7《清厚靜深》、《云山無俗情》參加中國美術家協會展,中國美協主辦;

 2008.7《忘筆墨而有真景》獲“全國職工暨國際書畫名家展”優秀獎,河南省總工會、河南省文聯主辦;

 2008.11《幽深繁厚》入選“河南省河南改革開發三十周展”,省教育廳主辦;

.2010.12《鄉思》獲“河南省美術家協會教育藝術委員會提名展作品展”獲獎作品,省美協、省教育廳主辦;

2014、12《蒼山靜厚》獲“省美協第十三屆中國畫作品展”優秀作品,省美協主辦;

015、5《寒塬古韻》獲“省教育系統書畫展”金獎,省美協、省教育廳主辦;

2015、12《寒塬古韻》獲省美協”太行寫生”一等獎,省美協主辦;





出版著作

.獨著《當代中國畫名家—汪峻嶺》,中國工人出版社, 2007.1; 

 參編《美術鑒賞理論基礎》,河南美術出版社,2000.7;

 主編《美術基礎理論研究》,中國文聯出版社 ,2002.6;

獨著《中原現代寫實主義繪畫的演進與沉思》,遼寧美術出版社2009.8;

獨著《中國畫名家—汪峻嶺》,北京鳳凰嶺美術館2014.10。



發表作品

1993.8.26《白云深處》發表于《河南日報》;

1996.7《青云漫漫》、《秋水無聲》發表于《故事世界》;

 2001.6《秋風蕭瑟》發表于《故事世界》; 

2005.6《滿山秋氣看云生》、《村橋原樹似吾鄉》發表于《美術觀察》中文核心期刊;

2006.5;《幽山橫嵐》、《佳木秀而繁陰》、《空蒙》、《凈境》、《秋山寒韻》發表于《信陽師范學院學報》;

《自在人家》發表于《農民報》,2006.7;

2007.3;《幽山圖》、《心在云天外》發表于《藝苑》;

2007.6.7《村橋原樹似吾鄉》發表于《中國書畫報》;

《自在人家》發表于《農民報》,2006.7;

2007.6.9;《白云悠悠心自閑》發表于《美術報》;

《村橋原樹似吾鄉》發表于《中國書畫報》,2007.6.7;

2009.2《不盡鄉情入夢來》、《幽深繁厚》、《太平峪吊橋》、《清厚靜深》發表于《文藝研究》,中文核心期刊,CSSCI來源期刊;



 2010.1《木清因含雨》、《故園墨韻》、《賢嶺人家》發表于《山東社會科學》,,中文核心期刊,CSSCI期刊;

 2011.3《厚土》、《秋壑》、《雨后》發表于《山東社會科學》,中文核心期刊,CSSCI期刊;

2011.6《山高氣清》、《云山雨意圖》、《泉聲有知音》發表于《上海藝術家》;

2013.6《大別山何景明故里》發表于《美術報》;

2015.11《黃河人家》發表于《美術報》;

另有40余幅作品分別發表于《中國畫家》、《中國書畫交流》、《丹青典藏》,《中國當代書畫》、《鄭州晚報》。 

學術活動

2007.5與范揚先生等在福建美術館舉辦山水畫聯展;

2007.11與范揚先生等在濟南博物館舉辦山水畫聯展;

2011.9參加“全國名家走進黑龍江寫生活動”;



2012.3龍瑞、范揚等先生參加“全國名家走進忠縣寫生活動”;

2013.6與龍瑞等先生在北京首都師范大學美術館舉辦中國畫聯展;

2015.11與中國美術學院中國畫93級在紹興博物館舉辦中國畫聯展;

《云山》獲中國美協“中國畫作品展”優秀獎 2008.7; 

《秋山如歌》入選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中國美術家協會“中華情展”,2007.10;

《大山風骨》獲“1997年香港回歸全國書畫作品展”佳作獎 ,文化部文化司主辦, 1997.4;

《忘筆墨而有真景》獲“全國職工暨國際書畫名家交流展”優

五、有200余幅作品被收藏界收藏。


『評論文章』


汪峻嶺的山水畫傳統功底深,筆墨精致,風格樸實。

——范揚(曾任南京師范大學美術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現任中國國家畫院國畫院副院長,兼任南京書畫院院長)



重要的還有什么

讀汪峻嶺的山水畫之后

——劉永勝(天津美術學院副教授、天津美術學院史論系主任)


經過近世以來的內外趨勢,中國畫早已失去了它的貴族品格而逐步成為大眾狎昵的對象。特別是今天頻繁的作品展示活動以及傳媒的發達,一方面使自認不凡的藝術家在傳媒的推動中走進人們的視野時,最初的不知不覺、自發和認真嚴肅的創作追求,終于退化成對大眾審美口味的小心翼翼的試探與遷就;另一方面也使得藝術這個歷來是少數人才能享受的高檔消費品一覽無遺地呈現在全體社會成員面前,最終無論你的藝術樣式有多么新奇和富有創意,但也難以避免大眾的厭倦。前者無疑展示了資本的強大力量,其所檢驗的也只是畫家的操守。然而后者的原因卻未免有些可笑——與其他藝術不同,“明星”式的畫家們的粉絲,往往不是繪畫的欣賞者,而是緊隨原創者的其他大大小小的非明星畫家,我戲稱之為“藝術生產者”。他們生產出大量與明星畫家相似的作品,最終使大眾出現“審美疲勞”,捎帶著連明星畫家一并給“厭倦”了。

顯然,今天的畫家很難做。其難不僅在于如何在藝術市場中保持自身的操守,更在于如何避免使自己成為明星畫家們的“粉絲”。此處原因有二,一是生產力的解放,使更多的人有機會從事以前只是少數人的游戲的藝術,這使更多的藝術樣式被創造出來,相對地便增加了創新的難度。二是大眾有一擁而上的審美習慣,個別的藝術家根本無法滿足這樣的審美需求,豐厚的市場回報便成為引誘畫家墮落的難以抗拒之力。說到底,這終究是藝術市場的悖論。由此而論,“小地方”藝術市場的相對落后,反而是對當地的藝術家的一種呵護了。



在中原文化藝術學院教書的我的朋友汪峻嶺,生于河南信陽,或許便是得了其家鄉信陽偏處中原之一隅的好處,既能仰接深厚的中原文化的滋養,又深受楚文化的濡染,同時還得以避免了都市消費文化的侵襲,在不惑之后,便頗為難得地形成了自家的山水品格。

對于中國畫,汪峻嶺是很有些自己的認識的。大學畢業之后,他一邊教學一邊寫生、創作,期間還反復地重回美術學院學習。這個寫生、創作、學習,再寫生、再創作、再學習的過程,正是他不斷地試驗和探索適于自己的筆墨語言的過程。在我們同事的那幾年里,我知道汪峻嶺一直在考慮中國畫創作中的一些根本問題,如他從對筆墨的重視延伸到對“四王”以來的傳統的深究,就是想澄清人們在所謂的革新中國畫的歷史鏈條中諸多被誤用誤解的觀念,對畫理作更深的挖掘;如他又力圖使筆墨與人生體驗的關系擺脫“為賦新詞強說愁”的低層次的結合,使自己的創作情感與家鄉的山水融而為一,就像他在《村橋原樹似吾鄉》中表現得那樣質樸、親切,并因為其中對家鄉的濃濃敬意而又有些靜穆的意味。

毫無疑問,這樣的追求對一個當代的國家來說是非常困難的。長期以來,中國畫創作要么沉溺于政治化的嘹亮聲音之中,要么沉溺于自我幽閉的自憐自艾之中,或者早就超脫了中國畫的范疇而進身與當代藝術之列,中國畫本身的因素反而被藝術家們有意無意地遮蔽了。這類國畫作品沒有給欣賞者留下自己的存在空間——欣賞者只被藝術給予了或者國家或者自我的存在——而他們以藝術的方式感知世界的途徑則被封堵了。用藝術來強調國家與民族歷史存在的藝術家固然是令人敬佩的,但是,對于欣賞者的審美需求的漠視,也不是一個負責任的藝術家應有的態度。二十余年的沉潛,汪峻嶺的山水畫將法度與敦厚的才情協調得相得益彰,尤其是筆墨里涌現的旺盛而樸質內斂的生命力,呈現出蓊郁而蒼厚靜穆的審美品格,顯現出畫者至善的追求。讓藝術回歸創作者,回歸欣賞者,惟其如此,汪峻嶺才可能深切地體味傳統藝術中對人與自然之間的關系的思考,不事張揚地使自己的作品承續了傳統繪畫的審美品質。



從美術史的發展來看,藝術始終是陶冶、滿足、促進社會審美發展的重要形式。汪峻嶺的山水畫,顯然與傳統文人士大夫的審美趣味是有一定距離的,然而考慮到他為人敏事訥言的敦厚風格,再探究他的作品,便可以充分明了其中與傳統山水畫的淵源。就“旨趣”而論,我們發現峻嶺實際上也是寄情山水,只不過他的“情”不再是像傳統文人士大夫那樣的閑適罷了,而是一種對家鄉山水的深切體悟之后的眷戀之情,以及其中蘊含的樸質敦厚的人道主義的關懷。這種關懷不是居高臨下的施舍——雖然施舍也是一種善舉,而是畫家心靈的自然追求,是藝術“依于仁”的倫理要求的具體顯現。信陽地處大別山北麓,境內大部分地形高峻,群山密布,其間緊峭處巖崖重疊,溪潭相接,大泉滾滾,小泉潺潺,舒緩處坡回路轉,饒水人家,雞犬相聞而不窺蹤影,頗得桃源之境。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這里自古就是四戰之地,因之貧窮、質樸便隨之相伴。我與汪峻嶺都是生長于斯的土人,對這山水的情感與理解,自非觀光者們無法比擬。而我經年在外謀生,久歷喧囂的心靈,早已不自覺地將自己當作家鄉山水的觀光客,面對汪峻嶺這般的山水,更加感喟他如此冷靜、清醒的自覺,感喟他對家鄉山水精髓的深入把握與準確表現。



在山水中峻嶺表現出“仁”的思想,究其根源,本是中國自然山水哲學中的根本主張,或許是峻嶺秉承了這種傳統的美學觀,也或許是三十年前,人性淪喪之后興起的人道主義思想在他那里的烙印。這都是我的臆測,并沒有就此同峻嶺兄交流過,但能夠自覺地將人生的經驗與體悟不露聲色地融于筆端,足可謂是精于畫者了。

《天涯》2005年第一期有一篇文章中說一個突出的例子是:當晚年的托爾斯泰想給農民編寫教材的時候,他困惑了,編什么好呢?老舍的最后一部作品是1966年寫的《陳各莊上養豬多》,80年代以來有好多文章談起此事都扼腕嘆息,悲嘆他居然寫出這么不入流的東西。他們的麻煩在于,他們所秉承的文化,與對象喪失了關系。……你會發現,1949年以后,遇到了一個很奇怪的問題,那些大作家們都寫不出東西來了,1980年代的人們常把者歸結為專制集權的作用。……想想吧,一個現代主義大作家,跑到鄉村去,能干什么?這是當時中國的作家、藝術家面臨的一個困境。

困境是每個時期的藝術家都會面對的,而每個時期的藝術家面對的困境都會有所不同。托爾斯泰和老舍們遇到的困境,如果說是在于“他們所秉承的文化,與對象喪失了關系”的話,那么,今天的藝術家們所面臨的困境,究其根本也仍在于此,只不過是將政治的專制變成了資本的誘惑罷了。藝術家對于專制是無可奈何的,面對于誘惑則是可以克服的。其中的關鍵在于,藝術家有沒有克服誘惑的自覺?



中國畫的筆墨形式要求創造者只有以自然的心態來審視自然與社會的關系,才可能把握自然與社會的和諧,領悟藝術的真美與人生的蒼澀。汪峻嶺山水畫的成功,便在于他多年來無視資本的誘惑,得以在他所傾心的幽靜深邃的大別山的山山水水中徜徉。所以,他才能準確地表現出大別山質樸、靜穆的真髓。

坦率地說,像汪峻嶺這樣真誠質樸的情感與筆墨,是國內當代藝術創作中極為少見的。多少年來,我們習慣了“藝術為人民大眾服務”的思想改造,主動地追求題材作品的宏大敘事,習慣于夸耀藝術創作對人們的思想啟蒙作用,但后來在“撥亂反正”的時候,卻常常又矯枉過正,流于繪畫的表面而失之于藝術家的感同身受。我們見慣了蒼白無力、矯情地對歷史的回憶的作品,也見慣了濃色麗彩的新工筆畫,而虛偽矯飾的“文人畫”新作,竟然也已經流于大街小巷。我不想用不良的詞匯來形容這樣的藝術家們,因為他們選擇或者被動地接受這樣的創作表現,未嘗沒有其難言之隱——生活欲望的驅使或者自己的心靈早已經迷失而不自如,但是我相信汪峻嶺的努力及他所代表的這一類的藝術家,包括從花鳥到山水、人物畫創作,甚至是油畫創作的藝術家,已經直截了當地擊中了中國當代藝術的軟肋——缺乏真誠。這樣的藝術家們的存在本身,就是在提醒我們在社會轉型的進程中,社會精英應當保持的理智,提醒我們當繁榮的藝術市場宣稱“重要的不是藝術”時,我們還要不斷地追問自己:“重要的還有什么?” 。


『作品欣賞』



上一页王傳杰下一页萬瑞杰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371-56771633
- 客服
微信掃一掃
浙江20选5历史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