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韓雪

时间:2018-06-28     作者:www.smmire.tw【原创】   阅读

碩導
韓雪
風采



『個人簡介』


畢業于魯迅美術學院油畫系

現任教于大連大學美術學院

副教授,研究生導師

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


『評論文章』


《心相》

                                                      ——韓雪

   “具象繪畫”指用繪畫的手法來描繪現實中可辨認的對象:人物,靜物或自然環境,并通過專門的技法,具象的視覺語言來體現畫家的文化取向和精神取向。其中,我認為文化取向是一幅作品所蘊含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人的油畫必然呈現中華民族特有的文化特征,承載著民族審美心理的投射,以及源遠流長的文化密碼,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這深刻的民族烙印,必然會在每個人的作品中有所呈現。



   從開始學畫,我孜孜以求的就是要畫出最“正宗”的油畫,但是20多年過去,畫出來的作品往往還是“很中國”。今天,我并不認為這有什么不妥。尤其在觀摩了西方眾多的美術館之后,我更加感到,如果繼續束縛在是否正宗的緊箍咒下,無疑有作繭自縛之嫌:難道我還要繼續重復人家幾百年前已經趨于完美的工作,以期證明自己作品的“正宗”嗎?相反,我倒認為,畫出心有所感的作品才更重要。我們所選擇的題材,只是傳達自身文化、審美修養和精神境界的載體,如宋代文人畫的文心、詩情、畫意,雖然是小品,卻是修身養性,淡泊名利,獨善其身的走心之作。所以畫幅和題材不在大小,重在有感而發,借物喻情,這個“情”,就是感受、感動,是真正觸動心靈的創作動力。



   我之所以喜歡畫肖像,是因為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是唯一的,在不同五官的微妙組合中,蘊藏無盡的秘密:矜持之中也許有點隱憂,直視著你的目光中又多少有些戒備.....肖像的真意就在于畫出對象的生命力,過于拘泥于形的描摹往往和精氣神失之交臂。所以我始終保持對象給我的最初的新鮮感,一旦發現自己走神或者進入機械式動作,就要果斷結束寫生,所以我的人物寫生好像都不是很充分,更像是速寫,比起長時間推敲、琢磨作品,我更希望抓住轉瞬即逝的某個感受,并且樂在其中。因人而異的面孔和表情對我來說無疑都像是小小的挑戰,成了我一次次重新出發的原動力;面對模特,我很少濃墨重彩,而是點到為止,留有余地,淺淡迂回,追求類似寫意的運筆趣味;在淡雅的虛實之間,體現人物微妙的情愫,定格于干凈、無名的瞬間。



   靜物方面,之所以選擇頗具文學符號化的葫蘆、南瓜為表現對象,在于它們本身的美好寓意,葫蘆是“福祿”的諧音;南瓜寓意多子多福、福運綿長,它們是民間喜聞樂見的吉祥物,不僅寓意美好,外形也豐盈秀美,仿佛充滿人性,于溫潤樸拙之中蘊含盎然的生命力。布置靜物也是創作的組成部分,聚合、遮擋、呼應、點綴,我就像個導演在安排劇情,刪繁就簡,以少勝多,以中國禪意和文人畫式的審美取向為依托,小小的瓜果仿佛都是演員,在聚散離合之間演繹人生哲理。“澄懷觀道,臥以游之”,對我來說,畫畫更像是一次心靈的遠游。

   總之,一個藝術語言體系的完善,總要依傍著深厚的人文背景,當異域的油畫語言體系表現具有中國文化特質的思想內容、人物形象時,這種油畫語言無疑會經過本土文化審美的多方面整合。正如忻東旺先生所說---“立象以盡意,”藝術形象承載的是創作者的藝術思考,畫面中呈現的人物形象不僅反映人物或事項的自然特征,更隱含著藝術家的藝術特質、審美情趣和精神追求。藝術作品來源于藝術家的精神感受與藝術思考,創作過程在我看來其實就是由“物象”觸發“心相”的過程。從自然到藝術猶如靈魂超度一般,技巧便是“作法”的方式。


『作品欣賞』


〔人物作品〕



〔靜物作品〕



〔創作作品〕



上一页萬瑞杰下一页史國娟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371-56771633
- 客服
微信掃一掃
浙江20选5历史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