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資訊 >>佳作賞析 >> 行云流水、蛟龍入海——明代大才子解縉《草書自書詩卷》
详细内容

行云流水、蛟龍入海——明代大才子解縉《草書自書詩卷》

行云流水、蛟龍入海——明代大才子解縉《草書自書詩卷》


去歲端陽奉御筵,金盤角黍下遙天。

黃封特賜開家宴,迴首薰風又一年。 右廣西感舊。

荔枝子結蟲窠綠,倒黏花開女臉紅。

望見石城三合驛,便分岐路廣西東。 右過三合驛。


上將勲庸動百蠻,偏裨威略重如山。

市橋一堠將(此字點去)當千里,橫槊青天白晝閑。 右交阯市橋。



九月明江日尚遲,村園果熟正離離。

故人尺素青云下,書后黃柑玉露垂。

顆暈靈芝金作粟,葉繁薌霧翠為枝。

常時錫貢來京國,尚憶金盤進御時。 右謝友人惠黃柑。



蒼梧城北繫龍州,水接南天日夜流。

冰井鱷池春草合,火山蛟室夜光浮。

千家竹屋臨沙嘴,萬斛網船下石頭。

伏枕夢迴霄漢近,佩聲猶在鳳凰樓。 右過梧州作。



繍水東流會郁江,古藤城郭鎮南幫。

山云橋度飛虹并,江月樓空乳燕雙。

晴日鴛花紅張錦,春風煙樹碧油幢。

吹簫喚起蛟龍舞,金鴨焚香倒玉缸。 右過藤縣。



久客懷歸歸便休,鄉園隨處輒淹留。

淋漓宮錦千鐘醉,不用人間萬戶侯。 右歸鄉偶作。



此余近日所作數詩,皆率爾而成,今又率爾書之。雖然,未嘗敢棄古自為也。中間復筆、覆筆、返筆之妙,付有識者自辨之。永樂庚寅五月二十三日夜,京城寓舍書與禎期。縉紳識。


本幅共錄自作詩 7首,是解縉于1407――1410年在廣西、交阯為官期間所作。除第六首《過藤縣》外,其余 6首均見于解縉《文毅集》,其中個別詩句互有出入。


作品創作于永樂八年(1410年),時解縉42歲,恰從遙遠的邊陲入京奏事。之后不久即被陷入獄,5年后慘死獄中。此卷書法縱橫超逸,奔放灑脫,點劃出規入矩,絕無草率牽強處。章法經營尤見匠心,全篇一氣呵成,神氣自備,顯示出解縉駕御長卷游刃有余的不凡功力。從卷末自識中流露出解縉本人對此卷也是頗為得意的。他把這件得意之作送給禎期,禎期為解縉兄解綸之子,以書名,不失門風。


幅后有明王穉登跋一則。鈐諸家鑒藏印共25方。曾經清安岐、乾隆、嘉慶、宣統御府收藏。《平生壯觀》、《墨緣匯觀》、《石渠寶笈續編》、《石渠隨筆》等書著錄。



明代大才子、書法家解縉,自幼聰明過人。傳說,他幼時,他家的住處與當時在朝為官的曹尚書住對門,一個在街東,一個在街西。有一年春節,解縉在自家大門上貼了一副對聯,上聯是:門對千竿竹;下聯是:家藏萬卷書。曹家的下人把這件事報告給曹尚書,曹尚書很不高興,就命人把院里的竹子砍去一截。解縉見此情形,就在上下聯的下面,各加了一個字,于是就成了:門對千竿竹短,家藏萬卷書長。曹尚書知此后更加生氣,就命人把院里的竹子全砍光。解縉于是又在上下聯的下面各加了一個字,成為:門對千竿竹短無,家藏萬卷書長有。



后來,曹尚書想會一會這個小鄰居,就讓下人作了安排。接待時,曹家大公子出面迎接。當進曹家街門時,解縉不進。為什么,因為曹家開的是臨街的小門,不是大門。大公子一看這位小鄰居事兒還挺多,就諷刺說:小犬進門嫌道窄。解縉馬上回應:大鵬展翅恨天低。沒辦法,只好開大門讓他進去。進到院內,大公子讓解縉在廂房暫坐,自己去上房向老爺子報告,并把剛才發生的事兒告訴了老爺子。不一會兒,老爺子召見。當時,剛過春節,天還冷,解縉身上穿了一件淺綠色的棉襖。曹尚書隨即詠出一句見面禮:“井里的青蛙著綠襖。”解縉一見曹尚書穿著一件大紅色的朝袍,便回敬道: “下了鍋的螃蟹穿大紅。”此時的一老一少,面對而視,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解縉19歲考中進士,后任翰林學士,曹尚書愛惜解縉才華,后來把女兒許配給了他。


傳說在永樂年間,皇上得了一把外國進貢來的扇子,扇骨是象牙的,扇面是細絹的。永樂皇帝非常喜歡,但總覺得扇面只有畫沒有詩,于是就命解縉在扇面上題一首詩詞。


解縉接過扇子,見扇面上的畫是一幅山水畫,很有唐代詩人王之渙《涼州詞》的意境,便當場將這首詩寫在了扇面上。皇上接過扇子,稱贊寫得好,便給周圍的文武大臣們觀賞。


哪知解縉一時疏忽,剛才寫字時,竟丟了一個“間”字,變成了“黃河遠上白云(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皇上光顧高興了,也沒注意到這一點。文武大臣在傳閱中,有的人發現了,真替解縉捏把汗。要知道,一旦皇上發現,那就是“欺君之罪”啊!正在這個當口,有一個人爆出一聲冷笑,此人正是解縉的政敵高熙。高熙大聲向皇上奏道:“啟稟皇上,這解縉自恃有才,目無君主,欺君妄上。竟敢在朝堂上捉弄皇上。”皇上一時也不解。高熙接著說:“皇上請看這首《涼州詞》,竟然敢少寫一個‘間’字,這不是故意捉弄于您嗎?如此險惡用心,理應殺之。”皇上一看,果不其然,頓時勃然大怒。眾文武知道這是高熙在趁火打劫,但也沒有辦法。解縉一聽,也心中一驚,萬萬沒想到今天竟然出了這樣的錯誤。



這千鈞一發之際,解縉忽然笑了,眾人驚愕地看著他,皇上也更加惱怒,喝問他笑什么。解縉說道:“啟稟皇上,怪臣事前未曾說明。臣怎敢戲弄皇上,這扇子沒有寫錯。臣見這扇面上的畫,有《涼州詞》之意境,卻未敢照搬原詩,臣按照它的意境,另作了一首小令,請皇上明鑒。”皇上半信半疑,要解縉念給大家聽。



解縉接過扇子,朗聲讀道:“黃河遠上,白云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句讀一變,一首詩頓時變成了一首小令。皇上頓時大悅,百官也都贊嘆解縉的才華,高熙敗落,悻悻退去。從此,解縉的才更為人仰慕。



解縉(1369—1415),字縉紳,又字大紳,號春雨。江西吉水人,洪武二十一年進士,授中書庶吉士,進文淵閣,領修《永樂大典》,晉翰林學士兼右春坊大學士,后貶為廣西參議,改貶交趾。八年入奏事南京,后為李至剛等所譖,死于獄中,年47歲。


解縉書法藝術成就很高,“小楷精絕,行草皆佳。”“其書傲讓相綴,神氣自信。”“解公翰墨奔放,而意向特謹嚴”。“永樂時人多能書,當以學士解公為首,下筆圓滑純熟。”他的書法,以“二王”為基礎,行中有蘋,草中有行,線條流暢,體勢舒展,坦蕩飛揚。以草書而論,在一篇書作申,有時筆畫平緩,顯得很沉郁,有時筆畫癲狂翻騰,毫不遲緩,一蹴而就,如“傳有識者自辨之”幾個字(《自書詩卷》),狂放不羈,很有氣勢,很像懷素《自敘帖》的筆意。觀解縉書法,你會感受到:書法是藝術,書法是書家情感的發泄,而這種發泄又是書寫之“法”的范圍內進行的。這,實在是中國藝術的一種奇妙景觀。


再看一遍它的全貌吧!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371-56771633
- 客服
微信掃一掃
浙江20选5历史开奖号码是多少